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朗貪撈絲

Posted on Dec 28, 2014 by Chung-hong Chan

近三個月都沒有更新。
整個雨傘革命期間都沒有在這個博客留下片言隻語,這個應該是我丟下博客最長時間的紀錄吧。
這當然是有原因的,寫一篇文解釋一下也應該不錯。
第一個原因,就是我們的網上抒發和閱讀的習慣真的已改變,博客的穿透能力已不及數年前高,貼身程度也不及其他社交媒體。自問以前天天都看rss,我已忘記了我對上一次讀rss是何時。過去幾月我是有寫的,但都寫在推特去了。
第二就是我的書寫工具。服務七年,我自己的白色macbook終於壽終正寢,現在我要用電腦寫字,就要用家中的mac mini,另一選擇是像我現在那樣,用iPad篤字。用平板篤字篤出來的文章也有它的風格,例如很難去中英夾雜,中英文輸入轉換很煩,所以前幾段才會出現推特平板之類的字眼。
第三個原因,我想才是真正的原因吧,就是最近三個月真的太忙了。博士生第二年開始,自己的博士研究真的要開始,同時亦要兼顧之前的中國社交媒體研究,基本上一天最少要有十小時去做和想研究。
自己也太心雄,想在今個學期完成所有的課業要求,同時報了兩個必修科。其中一個必修科是新聞採訪和寫作。老老實實,我不明白研究員何以要讀新聞採訪和寫作,但規矩就是規矩,規矩就是要跟隨。本來新聞採訪問題不大,但剛好遇上雨傘革命問題就大了。很多的功課都是和雨傘革命有關,我自己是革命的參與者,怎樣可以抽離變成記者身份採訪,實在困難。在一天十小時研究之外再要抽時間做採訪、用英文寫新聞,身心俱疲。
我還未說今個學期我要教兩個課,其中一課是早課。我試過在金鐘佔領區通宵一晚,再沿夏愨道走回大學教早課。精神恍惚,學生也可能聽得很痛苦。
教學上,我與老闆也決定方便參與罷課的學生,將所有課堂都錄影下來,這也代表我的工作又增多了。
這個學期最後兩星期是最恐怖的,要批改積壓的功課,又要處理必修科的期末功課,研究方面又因為清場在即,必須要加緊收集數據。同時又有一個學術會議舉行,要去講我的研究的初步發現。那個星期是晚晚通頂,回去大學又要繼續工作,做到下班回家就批改作業,過著不過天日的日子。
話雖如此,我仍然在工餘時間參與佔領。這個有機會再詳細講吧。
佔領期間也參加了朋友搞的革命中的廿四小時,就是與佔領區的朋友談話,再將他們的故事變成歌曲,於佔領區內外演唱。今年其中一個重要時刻,就是在金鐘大台上表演,我負責打木箱鼓。這是我第一次在萬人面前表演。
今年另一重要事情,是與朋友組成樂隊 Give & Take ,我的位置也由最初的打鼓變成彈貝絲。我們三個人寫了很多歌,其中三首是在佔領期間在佔領區寫的。樂隊第一次表演,是在香港烏克麗麗音樂節,當時剛好是學生開始罷課,而我們就在附近表演。
每次表演之前三個人都努力練習,這是繁瑣工作的逃避之所。我們明年一月十一日就是第二次表演,現在也在積極練習。
年尾時樂隊購入了錄音器材,明年我們更會開始錄製音樂發表。
我想以上足夠解釋何以本博丟空三個月,今天是假期心血來潮就寫了這樣一大篇。就暫時寫到這裡,遲一點再慢慢寫我的二零一四。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