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仆街冧港及福建中國人

Posted on Feb 21, 2013 by Chung-hong Chan

上次回了帶的文章。回顧 2009 年議員在立法會講仆街,會「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還要「向不文行為說不」。
好了,現在 2013 年,有人大刺刺在議會講 Fucking Chinese ,卻又不會「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
民建聯馬某原來是質疑長毛的藉貫,說他不是福建人。托派無祖國,這是常識吧。
英文粗口在電影中常常出現,就算不停講 Fuck ,如無間道風雲,卻只是 2B 級。但是早前有套叫《稻米是如何煉成的?》的港產紀錄片,真實地紀錄了稻米的種植過程,批判政府農業政策,還有年輕農民閒聊時的一句廣東話粗口,即時變成三級片。
我終於知道 ((其實一早知道)) ,英文粗口真是高人一等。又或者,只要你是反政府,無論你講「仆街」、「屌你」還是「還我二零一二雙普選」,其實都是粗口。只是你立場親政府,你就可享百年殖民培養出來的英語優等待遇。對著黃皮膚的人講 fuck ,就有如古代僧人的塵拂,對著信眾拂多幾下,拂腰、拂你個口、拂你孖打,就有如春風拂面,多拂多壽,信眾如沐春風,感到精神爽利。你今人俾人拂左未屎眼未?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