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一人一地蓆大作戰

Posted on Sep 4, 2012 by Chung-hong Chan

昨日故意貼出陳年小說密室,係有原因。當然我也明白,我寫的小說,並不是人人都愛看,不少人會跳看,那我不如直接寫我想表達的東西。
星期六參加反國教,音樂會後回到政總大門總部,除了看到四大超選人士抽水失敗之外,也參加了一場討論會,由陳景輝主持,探討的問題是下一步怎樣走。
這是一個非常 valid 的問題,可惜的是討論方向都不是在於這個問題,變成國民教育感受分享會。
陳景輝提綱挈領,指出回歸後最大的大型民眾事件,肯定是零三七一。但是,零三年七一的參與者,會否想到二零一二年的今天不單止沒有普選,還要倒退至今天的「黨人治港」?我今天貼出的密室,中心思想就是這個。就是 1992 年和 2003 年的香港人,會怎樣看 2011 年的香港。
回歸之後,我最大的疑問是,為何每年七一、反領匯、反高鐵、反替補至今天反國教,都是民眾自己站出來伸張自己的權利,這樣真的很累人。香港變成示威之都,實在不是光彩之事。沒有民意包袱的政府政策之陰險,當然要負上最大的責任。另外,立法會之高效,也應負上一定責任。
我所說的立法會之高效,是指立法會高效配合政府的施政方針,指的是「善財難捨,冤枉甘心」的政府理財政策、無視一國兩制事事以北京馬首是瞻的政治政策,還有就是小修小補所組成的各種茅盾政策。當然,之前也說過,此問題也與立法會的組成和分組點票有關,但立法會之問題並非只能以功能界別此一原因解釋。
無論建制、泛民,都沒有盡好把民意帶入議會的把關者角色。到問題爆煲了,才來補鑊。 ((也稱抽水)) 此現象最能在反領匯、反高鐵甚至今次反國教事件中反映出來。到了抗爭成形時,政策要不是已在立法會部份通過,要不是已經迫在眉睫。國民教育早於 2007 年已有提出,去年政府暗渡陳倉式的低調諮詢,學民思潮亦是在這個時間點成立。當時的議會絕對有責任帶頭反國教,一方面引起輿論,另一方面要鼓動增長諮詢期。如今政府強推,議員才跟隨民間尾車反國教,太遲了。現在九月三日開課六校已推行國教科,米已成炊。林鄭也可大刺刺的說,國教科已經在立法會討論,不是石頭爆出來,政府大條道理不作退讓。
老實說我對今次反國教行動抱持的態度並不如其他參加者的樂觀,但並不代表我不會再參與。展望將來,回到本文的中心問題,就是下一步怎樣行,如何再一次防止陰險政府殘民政策出台。
既然立法機關半殘廢,可行的方法是利用香港的司法獨立,以司法覆核的方式推翻各項政策。當然如此方法用於反國教勝算一般。
長遠的方法是市民以此為鑑,抵制尸位素餐的議員,再加強監察他們的工作,甚至要積極想想一選再選只靠告急策略的當屆議員入局是否明智。告急者為何要告急?是不是代表他們夠鐘接受淘汰的命運?
當然,反對現行不公義的立法會功能組別架構,全面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是必然的目標。遺憾的是已有個別民主派放棄此個目標。
議員也無可能全方位完全察看民間所有未被發掘的問題,但此閃失有機會令問題錯失解決良機。除了議員要更加勤力之外,也可仿效外國成立網上請願網站,讓市民直接在公開平台向議員和政府陳告潛在問題,由政府、區議會和立法會議員共同跟進,媒體亦可於此處發掘議題。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