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別跟我談戰略

Posted on Aug 27, 2012 by Chung-hong Chan

今屆立法會選舉新增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的選舉,參選人有何俊仁、涂謹申、白韻琹、劉江華、馮檢基、李慧琼和陳婉嫻。有人稱此選舉為超級議席,原因是選上此議席,要參選兩次,而且選票數也較一般的功能界別為高。當然,也比只有六百幾票的梁振英為高。
有此投票,我終於可與投N票(區議會、地區直選、功能界別、選委會選民資格、特首選委)的特權份子拉近距離,可以投兩票。可是,我想不少人與我一樣,就是發現揀不下手,每個參加超級議席的人,都好似投唔落。那不如借此機會,談談此一超級議席。
最新在寫小說,要回顧 2010 年至 2011 年的香港歷史。這些事件似遠還近,用歷史一詞好似太過沉重。不過,這些的而且確是歷史。歷史,根據拿破侖的說法,是:一整套的謊言互相圓謊。我們姑且回顧一下 2010 年六月發生過的事。
2010 年年中,政改方案快要表決,起錨聲四起,泛民、政府互不相讓。民主黨在 2010 年六月突然提出所謂政改改良方案,就是現在的超級議席的原點。此方案不單沒有要求政府在 2012 年普選行政長官,更加沒有要求在 2012 年的立法會取消功能界別,還要增加五席。
現在近乎每個泛民政黨也在高呼反對西環治港,不如我們又看看他們的言行又是否一致。在 2010 年六月廿日,民主黨何俊仁、劉慧卿及張文光第二次到西環中聯辦會見副主任李剛,要求中聯辦接受民主黨所提出的政改改良方案。之前普選聯成員之一的馮檢基、李卓人等等也有到西環拜訪李剛。
六月廿日民主黨會見西環管治團後,在六月廿一日中環管治團的曾蔭權宣佈接納民主黨方案。這個轉變,可見中環沒有甚麼管治意志,甚麼事都要西環肯首,不難令人聯想到「西環管治中環」的情況。現在想回去,政改方案民主黨、普選聯會見中聯辦官員一役可說是西環治港最赤裸裸的例證。
當然,之後的結果就有如寫好的劇本。何俊仁向政府保證民主黨都會投票支持政改改良方案,唯一反對者鄭家富退黨。民協亦投支持票。最終政改方案通過,超級議席就此誕生。
回到本文的原點:為何超級議席會有令人揀不落手之感?
超級議席雖然選民人數眾多,但是參選者並非如地區直選任何人都有資格參與。參選者要是民選區議員,另加十五名現任區議員提名。 ((地區直選亦要提名,但只需是一般地區民眾即可。)) 從這一點來看,超級議席深有功能界別的影子,就是參選門檻高。這是否屬於普選,實在值得商傕。
現時香港有 412 名民選區議員,根據維基百科分類,區議會三大黨為 136 席的民建聯、 50 席的民主黨和 21 席的工聯會。我們也見到同樣比例的超級議席參選名單。由此可見,控制區議會的政黨才有參選資格。
今屆有一人可以明確展現超級議席高門檻的問題所在,此人就是司馬文。他無法取得足夠提名參選。
談了這麼多,就到了 moment of truth ,就是揀不落手的超級議席我會投哪一位。我一早已決定投白票。功能界別選民應投廢票,我在 2008 年當屆選舉已經有講,但當時我無票,今次有票,我就會投廢票。
上次我說投廢票,自有人留言指投廢票等同「幫助支持保留功能組別的人當選」。今年如此說法應更厲害,更有人會說甚麼甚麼戰略性投票。我想,選票不是軍需品,而是一種民意授權的工具 ((故此種票是不能接受的行為)) ,欣然接受選舉結果也是民主發展的一部份。原諒我是政治 BB 班的政治白痴水平,不過 democracy is about choice ,我有權投白票。至於你投甚麼,我無權干涉,亦不想知道。只要你能自由地選自己想選的選擇,那就是神聖的一票。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