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品味停滯十五年的香港

Posted on Jun 30, 2012 by Chung-hong Chan

病塌中讀 Steve Jobs 的傳記,就是很多人讀的那本。
話說剛剛接任迪士尼 CEO 的 Bob Iger 在 2005 年九月到香港主持迪士尼樂園開幕典禮。開幕典禮裡面有迪士尼樂園的招牌演出,就是迪士尼巡遊。在看巡遊時 Iger 發現不對路:為甚麼有種空洞的感覺?
思考之後他想出來了。巡遊的人物,所謂最新的迪士尼角色都已經是獅子王和美女與野獸,那些都已經是迪士尼十年前的出品。就是這個空洞的巡遊, Iger 才知道迪士尼這所理應賣創意的公司如何地老化,屬於公司的創作而又有口碑的智慧資產十年來沒有增加,整間公司十年來都是在發夢。因為此事, Iger 立志要向 Steve Jobs 收購一直與迪士尼合作的 Pixar ,增加公司的創作力量。 ((事實上迪士尼近乎是逆向收購 Pixar ,收購 Pixar 後反而是由 Pixar 的人管理迪士尼的整體動畫電影創作業務。))
在醫院病床上讀書時,病房總是要開電視。我如何討厭看電視,都總是會看了一點。電視播放著「慶祝香港回歸祖國十五周年文藝晚會」 ((「文藝晚會」這個名稱和 concept 已經很 bad taste ,十五年前我估只有在工聯會或者勞工子弟學校校友會之類團體舉辦活動才會用如此土氣的名稱。)) ,我一看到胡錦濤進場,我除了在心中喊結束一黨專政之外,根本就不想看,只在讀書和寫字。
但是只在聽那個晚會由電視發出來的殘音,我聽出了一個現象,覺得很有趣。之後就停下了手頭上的工作,用紙筆開始作粗略的紀錄。
到底晚會中的所謂「文藝表演」到底是些甚麼表演?單單看這個節目,就有如 zeitgeist ,展現了香港這個時代的精神。亦因為這是慶祝香港回歸十五周年的,這個節目可以說得上是為過去十五年香港品味的大清算。
到底我發現了些甚麼呢?節目中所唱的歌,絕大部份是在回歸之前發行。例如葉倩文唱《祝福》( 1988 年)、李玟唱《千個太陽》( 1986 年)、張學友唱《祝福》( 1993 年)、李克勤唱《紅日》 ( 1992 年)等等。我紀錄得到是在回歸之後才發行的,除了今年回歸的指定主題曲 Believe in our dream 之外,只有 2000 年謝霆鋒的《活著 VIVA 》、陳慧琳的《大日子》和《花花宇宙》。就算是這些歌曲屈指一算也有 12 年的歷史。
就算理應是可以唱較新歌,由年青人 acapella 獻唱的環節,唱的又是甚麼呢?分別是 1986 年林子祥的《數字人生》、 1997 年四月郭富城的《強》,以及被評為有如粗口、於 1979 年發行的羅文《獅子山下》。
另外,就是我們要開始接受在電視黃金時間唱《歌唱祖國》等等紅歌。
這一刻的我,就有如當年在香港迪士尼樂園的 Bob Iger 。我們的經濟指數每年都在增加,但原來香港回歸十五年,理應走在時代尖端、帶領港人口味前行的傳媒,口味停滯了十五年。是因為過去十五年香港在文化創造上空白一片,沒有值得展示的新貨,還是香港在文化層面只一直是在倒退?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