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Death Race 2000

Posted on Mar 1, 2012 by Chung-hong Chan

於昨天四年一度的 leap day 遞上辭職信。這將會是一個記憶點。 2004 年、 2008 年的 leap year 都在現在服務的機構渡過。到 2016 年的 leap year ,不知自己會變成甚麼?會否後恢在 2012 年的 leap day 結束了醫學界的工作,轉到完全不同的界別去。回望過去九年,有點感慨。人生最寶貴的青澀九年,熱情都投放在醫學研究,更讀了個又貴又沒有甚麼作用的 Biostatistics 和 Epidemiology 碩士。走完一個圈,又回到原點。
但是,我一定要說一句,就是沒有現在機構的這一份工,就沒有現在的 CHAN CH ,甚至沒有陳電鋸。
本周曾在 Plurk 與網友們說過,這一周是決戰時刻,未來幾年的命運都取決於這一周。本周發生了不少的事,但到了星期四的今天又一切如常。現在的工作進入倒數階段,要將工作交予其他同事,亦要解決未完成的 Projects 等等。另外,也要對新的工作有思想準備。雖然都是做統計,但是工作自由度應沒有現在的這一份高。我想,未來的工作環境最少不會容許我用 Linux , R 亦會少用。新的工作主力會是用 SAS ,而我見工時已經講明我對 SAS 的經驗是零,但他們都聘用我,可見是看中我的 Autodidacticism 的精神。 ((曾經亦到某大學見生物統計師的職位,我說不會 SAS 即時已經沒戲唱。)) 該學科要用到的統計技巧,現在仍在研究中,但其實萬變不離其宗,而且很多時是 you will when you must 。 ((也可以用萬梓良的 If you think you can, you can! 其實這些格言像夾硬講英語。))
上面是 1997 年的廣告,在 1994 年是有另一個版本的,但我選了 1997 年版本,因為 1997 年版本全部都是講香港的發展,主題就是夢想與實現。當時的香港人剛剛回歸了,仍對未來充滿夢想, Hong Kong Telecom 仍是一家英資公司。播放此廣告時我在讀預科,我欠他很多的物理老師曾經說過很喜歡這個廣告,叫我們學習那種精神。他叫我們面對面前的疑難時,要想疑難是可以解決的,而且要一步一步的實現解決方案。只想不實現,即是空想。當時的物理老師的年紀與我現在差不多吧。 ((現實是,年少輕狂的我將他的說話左耳入右耳出,我在高考放棄了物理,考出了 F 的成績。)) 人到如此年齡,才發現夢想珍貴,還要有實現夢想的行動力。時移世易,現在的香港還有夢想嗎? Hong Kong Telecom 被姓李的變成 PCCW 之後,也由科技公司變成只會玩財技的空殼。
新的工作,薪水較現在的高。朋友們說儲下錢可以去旅行,成家立室之類。但是我第一樣想的,竟然是終於可以不用借錢都可去讀多個碩士。我想,我真是無藥可救了。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