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單一魔鬼論

Posted on Jan 31, 2012 by Chung-hong Chan

希特拉的自傳《我的奮鬥》( Mein Kampf )提到一個名為「單一魔鬼論」的說法。他認為同一時間,不能製造太多魔鬼讓群眾去恨,以免群眾失去焦點。縱使希特拉反對共產主義、反對自由民主、反對英法美俄捷波、反對凡爾賽和約、反對知識份子、反對同性戀,但是他只為德國民眾樹立一個魔鬼。他將德國所有的經濟和道德問題的源頭都說成是猶太人,故此只需要樹立一個魔鬼就可以了。可悲的是,這個策略是成功的。
現時香港社會及輿論集中最多火力圍攻討伐的「魔鬼」是那一個,我想不用多說。此一「魔鬼」的特性,是可以全港上下跨階層地討厭。今次的「魔鬼」不是政治取態問題,政治總有人支持另一方;也不像經濟問題,有錢人反對增加福利支持窮人,窮人也互相踐踏窮人。對上一次同級數能令香港社會同仇敵愾的,我想只有菲律賓政府在處理人質慘劇的時候。
在 2011 年十二月之前的「魔鬼」,突然變得無關痛癢了。三四個月前鬧得熱烘烘的警權過大、新聞自由問題,還有人有感覺嗎?記得六七個月前的七一遊行嗎?當時的主題是甚麼?「還我 2012 雙普選,打倒地產霸權及曾蔭權下台」,是不是覺得恍如隔世?今年正正就是 2012 年了!當時聲稱有二十萬人遊行哩!還記得本來是在去年七月十三日二讀《立法會議席遞補機制修訂條例草案》,但因為七一遊行人數太多,政府卻要收回草案作公開諮詢。當天硬推遞補機制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已經升為政務司司長,而聲稱經過諮詢的《立法會議席遞補機制修訂條例草案》亦會於本周五刊憲,下周三首讀。你可還有留意嗎?
我懷疑現在朝野兩大陣營聲討「魔鬼」聲中,可能政府鬼祟地 拋出如德育國民教育科、申辦亞運,甚至多建一條高鐵,亦可暗渡陳倉,不獲媒體及公眾注意。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