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乾塘

Posted on Dec 19, 2011 by Chung-hong Chan

話說 Aphex Twin 曾經說過,訪問時會亂吹,告訴別人自己理想中的自己。當讀自己的訪問時,發現文中的人並不是自己。某天到出版社談出版事宜,編輯問我這個領了該出版社推理小說獎的人愛看那些推理小說。我結結巴巴地直言我很少讀推理小說,反而多看的是社會小說,如松本清張和山崎豐子,較新的只有讀過橫山秀夫。 ((其實三位的小說都沒有看很多,追問下去也會乾塘的。)) 編輯卻說喜歡讀東野圭吾。的確,東野圭吾是大部份推理小說愛好者都愛看的,但我只讀過一本叫《名偵探的守則》。正當他跟我說《嫌疑犯X的獻身》有多好看,我答不上咀,只可以陪笑。吃吃吃。數天前的 blog 文,當年今日彈出此文。三分鐘熱度,至今未變。星期日一個人上圖書館,看完小說一欄去了電腦書欄,又是扮晒野的抽出 Python 、 Perl 的幾本書出來看看,但又不借。之後去遊藝書欄,抽了本象棋的書和圍棋的書,讀了幾頁,又放回去。我發現我對 Python, Perl, 象棋和圍棋的認識,只是在每本書的 Chapter one 之內。故此,只能說是膚淺。我有時都要問,為甚麼我要學這些東西。是因為我真的喜歡這些東西,還是我學這些東西,令我在別人眼中好像很聰明似的。 ((回到家中彈結他,仍然是不太彈到 Barre Chord 。已經彈了兩年仍是這個屎樣,令人很氣餒。)) 讀其他人的訪問,總覺得人家是有一種與別不同的感覺。總有一兩個點會令人記下來,例如他是倫敦大學畢業,由少年起就一直奪得文學獎:他是電視台編劇、網台主持,並積極參加社運:她是關注動物權益的義工,大學的語文講師:他是武俠小說作家,同時有練武,而且討厭用電腦打稿。我只是一個庸人,非常 average 的庸人。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