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不適合的應該不做

Posted on Oct 9, 2011 by Chung-hong Chan

經過了十年,不時聽到的問題,是 blog 是甚麼,怎樣才算是 blogger ,或者為甚麼要寫 blog 。另一個常聽的是,為甚麼我不再寫甚麼甚麼題材 ((政治)) ,而去寫些沒有人讀的東西 ((小說)) ,又或者為甚麼有些東西寫得大眾都看不明白。 ((統計))
如果你真的有心找回 diaryland 年代早期的文章來讀,那時寫的東西更加不知所云。當時亂寫的東西有亂吹拋書包哲學、 Para Para 學習、長篇大論寫一個蘋果電腦廣告,更常見的文章是自怨自艾。對比今天,當時的 diaryland 更沒有人看,所以基本上是可以自由地寫自己喜歡的東西。講得更極端一點,我是想將想法凝固下來,才寫文。故此,可以這樣說,我是寫給自己讀的,再分享給公眾。
但是,我是否真的只懷著這個信念寫文?非也。就是在數年前寫的倒金字塔文章,腦中是有某種目的觀眾,有點想取悅這些人。雖然文章所寫的,都是我所相信,但是我最不懷念那些文章。
本博現在又回到十年前紀錄生活及紀錄思想的模式,我只做適合自己做的事。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