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李克強給香港的藥

Posted on Aug 31, 2011 by Chung-hong Chan

曾德成八月廿九日鴻文〈把握大局 準確聚焦〉,指「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本月訪港返京後,最值得我們聚焦討論研議的,是副總理代表中央政府宣布的一系列新政策措施。」跟屁嫌疑極大的劉夢熊在八月三十日於《東方日報》寫得更赤裸,題名〈不應被保安爭議沖淡李六招〉,指「反對派卻抓住保安執行中的個別有爭議安排大做文章,蓄意沖淡李六招」。
此類文章的確只可視為奇文,繼而共賞,之後一笑置之算數。奇怪的是,這些文章永遠可以霸佔公共的言論空間。我真的很想認真對待此文章的觀點,真的試圖去將焦點放到李六招,繼而忘記保安爭議。可惜,我發現我是做不到的,因為我突然想起了魯迅在 1919 年寫的一篇短小說,題名是〈藥〉。 1911 年 10 月發起辛亥革命。至 1912 年 2 月宣統才正式宣佈清朝覆亡。 1917 年有人試圖復辟清朝但不成功。 1919 年寫成的〈藥〉有如此的歷史背景。
故事講到開茶居的華老栓有一個患肺癆的兒子小栓。老栓相信民間偏方,以為染了血的饅頭可以治療肺癆,於是向劊子手買血饅頭給小栓吃。
之後一幕是茶居的客人談血饅頭。茶居客人說血饅頭很有效,小栓吃了饅頭一定會好。言談間講出了劊子手殺了的人,是夏瑜。夏瑜的父親都被補,囚在監獄。夏氏兩父子,被茶客罵得一文不值、活該、腦筋有問題。原來夏氏兩父子是革命黨人,試圖推翻「是我們大家的大清天下」。
故事的結局是小栓難逃一死。小栓母親去掃墓時,巧遇夏瑜母親拜祭兒子及丈夫。
我覺得,要我「準確聚焦」李克強帶來的所謂「李六招」,就像不停的告訴自己血饅頭是多麼的神奇。先不論血饅頭是否有效,但是饅頭上已經染上了白白犧牲的香港言論自由、人身自由、採訪自由的鮮血。它們的犧牲,自有如茶客之流,說成是活該,只要注意饅頭有幾神奇就可以了。如今,這樣的血饅頭像施捨似的拋到你的乞兒兜,散發的熱氣蒸騰出濃濃的血腥味,你會張口嗎?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