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Michael Crichton - The Great Train Robbery

Posted on Aug 8, 2011 by Chung-hong Chan

Crichton ,也是太出名的作者,也是暢銷書的代名詞,不過我讀過很多他的書了,但全都是他的科幻小說。他以真名寫作的時代,另有寫過三本古代小說,按時序分別是 1975 年的 The Great Train Robbery (火車大劫案) 、 1976 年的 Eaters of the Dead (乘著夜霧的惡魔) 以及死後從電腦挖掘出來的 Pirate Latitudes (海盜經緯) 。
為了制霸所有 Crichton 小說的無聊目標,首次試讀他的古代小說,就是 The Great Train Robbery (GTR) 。這本 GTR ,一早聽說了,實在是 Crichton 早年的名作。他先以 Andromeda Strain 打響名堂,下一作 Terminal Man 卻不太叫座,後來以 GTR 力挽狂瀾。據說,只寫一本小說的 ((其實 Michael Crichton 在以本名寫作之前,已用假名寫了不少小說了)) ,不是作家。寫得出第二本,不叫座,仍要寫出第三本。就是有這種堅持,才有後來寫出 Jurassic Park 的他。
這本 GTR ,數年前在圖書館借過一次 paperback 版來讀,但覺得太不靠譜,因為英文對白用字太深,並不是常讀的現代英文,而是夾雜域多利亞時代中古英文、低下階層英文俚語的英文,單是一手讀書另一手卻不停翻字典已經叫我此懶人氣絕身亡,還要不少生字是查現代字典找不到合理的解釋。那種挫敗感,足以令我只讀過以現代英文寫的前言以及第三、四章就還書投降。
後來夫人讀心理學,讀到台灣心理/神經科學學者,亦是著名 Crichton 作品漢譯者洪蘭的文章 ,大力推介 GTR ,並指 GTR 是她最欣賞的 Crichton 的小說。在 Next 一書洪氏寫的推薦序,甚至指出她是從 GTR 開始讀 Michael Crichton 。夫人多次說想讀 GTR ,我好像有對她說此書的英文太深,讀不來。曾在圖書館見過漢譯版,但我還是想看原文。
令我「的起心肝」讀此書的,卻是偉大發明 Kindle ,因為它可以一邊看書一邊 on-fly 的查字典。但當然,查不到俚語的問題仍在,例如我到書本讀完一刻,也不知道 voke 一字何解, Crusher 一字是指巡警,是在此頁查到。有一部份罪犯用的俚語,是一開波不停的講,到書的中間才慢慢解釋其意,例子是 Miltonian ,有誰可估到此字原來是指蘇格蘭場警方。另一些如 Screwman, Snakeman, Dipper, Cracker, Dip Hunter ,也是如此。只能怪自己的英文差。讀完此作,我想我會對域多利亞時代的原文小說更加敬而遠之,對不起,勃朗特姊妹及狄更斯,我只是一個膚淺的人。 ((我只讀過漢譯的《簡愛》、《苦海孤雛》等等)) 小說的非對白部份,是用現代英文寫的,這些部份較易讀。
雖然有如此嚴重的語言問題,但你問我 GTR 是不是一本好讀的小說,我會說是不錯的,至少情節足以令我一直苦戰到最後。單看書名,已知是一部犯罪小說,而這種小說是有 formula 就是犯罪的設計、進行,而 optional 的是 所謂 payoff。讀著此書,腦中想到的畫面是大學期間看過的多套黑白 Film Noir 。犯罪者的周密設計,在 Crichton 改篇之下,變成了一場有如 RPG 的尋寶遊戲。在犯罪當時,洪蘭大力推崇的捉心理鬥智,是精彩,但對比如 Agatha Cristie 之類只屬合格而已。
Crichton 小說另一特色,是突然跳出故事劇情、寫一大堆背景資料。這種做法,有些人覺得是小說寫作的大忌,但有些讀者是受的。當然,我認為受不受是取決於背景資料的交代寫得好還是不好。寫在何處也是關鍵,例如故事寫至高潮,戲據張力凝聚至爆點前夕,突然嘔出一抽背景資料,這種掃興就有如情到濃時突發性陽萎那樣。 Crichton 在這方面是拿捏得非常準的,他對英國域多利亞年代社會發展的背景資料,並不是抄襲一大堆維基百科的貨色,而是參照百年前的報紙檔案原文。最近有位冒起、而且報章連載小說又剛轉地盤的本地作家,是喜好狂寫背景資料,他在此方面確可借鏡 Crichton 。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