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2003 vs 2011

Posted on Jun 27, 2011 by Chung-hong Chan

一個民望比老董還差的政府,又是推出一條明目張膽閹割香港人權利的惡法。現在對於替補惡法的討論氣氛低迷,與當年廿三惡法甚至一零年高鐵的討論氣氛之分別,足夠令人吃驚。不禁令人思考,香港到底發生了甚麼問題。
傳媒公器自廢武功,市民犬儒認命,政府肆意搬弄是非。社會變成如此,基本上是一個沒有意志、不再思考的社會,前途已經盡喪。但我認為真真正正引致現在的「高壓順民」情況的,是中產根本仍未覺醒。
香港樓市自 1997 年一直跌至 2003 年, SARS 之後更是雪上加霜。香港中產,窮得只有樓,只有在樓宇市值降低時,才會對政府的賤格出聲。想想 2003 年事後分析,太多人都很樂觀,以為廿三條真是最致命性的傷害。老實說,經我多年比較分析認為,金股樓匯齊齊仆街、沙士死人無數所形成的民怨,比當年廿三條更有資格成為 2003 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的主要推動力。政府的管治模型是正確的,對於經濟動物來說,只要動不到銀行存摺薄,根本就不是民怨。談政治權利?講社會公義?收皮喇。
現在的所謂民怨,對於政府來說,只是一群沒有以金錢來量度的力量的傢伙在呻吟。中產從來沒有亂過,也沒有出力反抗,甚至因為樓市的火熱,獲利不少。對他們的政治權利之閹割之損失,只是樓市獲利的代價。當年 2003 年七一反廿三,是一個誇階層、誇地域、誇文化的超級大型民眾運動。現在 2011 年,卻無奈只成為一個小眾話題,沒有發大成為誇階層的行動。除了「樓市暢旺」此一原因之外,我想不到其他。
2003 年港人仍有拚死一搏的精神,今天卻是明知會通過,就算政府如何不妥當也只塞住耳朵。我大力支持人民力量對替補惡法提出一千萬種修訂,除了要令民意升溫,也要捱到美國收緊銀根效果漸現,極速加息,令樓市硬著陸仆街的一刻。中產終於見到棺材,也只好灑兩滴眼淚。
既沒有經濟權利,政治權利也被明目張膽閹割的無產階級,除了走上階級鬥爭之路,實在別無他法。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