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航空

Posted on Jun 20, 2011 by Chung-hong Chan

這是我兒時其中一首印象最深的廣告歌。夏韶聲唱的廣告歌也很多的,就算是為聯合航空唱的廣告歌,最少都有三首。 ((數年前聽過夏在電視唱 Live 版本。))
縱使我對他近年的行徑不感認同,本地主流樂壇可以稱為搖滾巨星的,除了黃家駒之外,就只有夏韶聲。
這首聯合航空廣告歌,首次令我覺得航空是一種很有型的東西。以前在家抬頭看天,會見到飛機低空飛過。 ((新機場啟用後,航道改變了,雖然仍會見到飛機,不過是在高空飛行。)) 腦中會播起這首歌,幻想自己穿著乾濕褸在海邊掟銀幣,縱使現實只是在魚塘邊掟泥頭落水。另外還有一個聯合航空廣告,也是夏氏主唱主題曲,是拉大提琴女孩,獲美國交響樂團取錄,搭聯合的飛機去美國實現夢想。「翱翔」、「展翅」、「冲霄」等等用以在文學作品中形容航空的美麗形容詞,航空猶如通往自由與夢想,逃離現實折磨之唯一辦法。
航空公司,就像「舞台機關送神」( Deus ex machina ),主角有夢想,神從舞台上面用機器送下來,主角夢想就達成。以前的廣告,講的是夢想(自幼積夢)、想像(熱愛想像)、理想(心中緊緊記,冲霄的理想)。這種情懷,回歸後連同英國人一起離開香港了,人們的現實是為三百平方呎的地方供死廿年樓。「舞台機關送神」不再存在,只有令人民通住奴役之路的地產。
正如尼采批評「舞台機關送神」,只為劇劇帶來虛假的慰藉,是一種不應該去追求的假象。對航空現實有所理解,了解到航空其實是有錢人玩意,說到底真真正正的「舞台機關送神」,是金錢。二十年前在魚塘邊掟泥頭落水,二十年後仍然是在魚塘邊掟泥頭落水,背景不會像航空公司廣告的「舞台機關送神」效果,變成舊金山的金門橋。
讀幾本和航空有關的小說,雖然那是小說,但或多或少反映航空業現實,更適合用作背景音樂的是 Beyond 的再見理想。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