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失敗者所給的書寫建議

Posted on Jun 19, 2011 by Chung-hong Chan

被評為不太好最佳港產片有句對白:「唔打咪唔輸囉,打就一定要贏!」
參加比賽,要是競爭大,以我之 mediocre 資質,一定輸。看,全港性甚至世界性競爭大之「比賽」,會考、高考、 PhD 競逐賽,全數敗陣。入學門檻低得可憐的 MSc ,我卻考上了。還記得當年考入,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子。今天再看,實在是白蘭士雞精。
今天參加小說比賽,唯一可以贏的機會,就像我的偽術回憶所言, wrong person at the right time 。只有在參加人數不多,只是在一堆垃圾中找一件無咁垃圾的垃圾的話,才有可能贏。香港寫作,是一種不能搵食的技能,只要一有機會,伏虎臥龍都會空群而出,我此魚毛蝦仔,只配當成宇宙中毫不起眼的塵埃,為別人的光輝作一個襯托。秋香在華府也有四婢襯托、陳夢吉鋤強扶弱也要方唐鏡官商勾結襯托,現實中沒有可能人人都是冠軍,人人都是宇宙的中央,有勝利者自然就有炮灰。歌仔都有得唱「呢個世界上,有精仔、有懵仔、有叻仔、散仔、賭仔、重有戇居仔」。「打就一定要贏」,在我這種只會退縮的懶人是不成立的。
「唔打咪唔輸囉」,那我又為何要打?
無上進心、行動力欠佳的我,寫成一個初稿,而不是中途放棄 ((對,我是有中途放棄的例子的,就是《大整肅》。我要不停地提醒自己這個失敗的例子,令我產生一種悔咎、自責的感覺,才不會再幹這種欺騙讀者以及欺騙自己的行為。預告:這個感覺,令我要在 NaNoWriMo 時,一個月內 reboot 這個故事。)) ,已經是奇蹟。我本來很懷疑,我是否有行動力去修稿,還是只將文章放在一角,由得佢。
打,就是為了有個動機。就算輸也好,也給自己一個精進的可能。
修稿是痛苦的過程,但同時亦是學習的最好方法。寫好初稿,要求的是重量不重質,只要將想寫的東西都寫出來就是了。如果寫初稿都要寫得慢、寫得好的話,這樣的小說幾乎肯定是寫不完的。我寧願採取先快寫後慢修的做法。
軟件方面,這次由策劃至實際書寫都是用 emacs ,更確實的說法是 org-mode 。我是不環保人士,我將原稿打印出來,再在紙上修飾。 ((還故意把親筆寫滿修正符號的各版本打印稿存起來。日後我紅了,而又無錢駛的話,可以當文物拿出去拍賣。)) 修理過後,再根據打印稿版本,到電腦修改原稿。這個過程理論上是可以無限迴圈的,直至小說變成完美為止。
說來奇怪,對我來說只有打印出來稿的錯誤才會較易看出來。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