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我的偽術自白(中) – 中學篇

Posted on May 27, 2011 by Chung-hong Chan

升上中學,覺得自己是一個獨立的人。小學時和阿哥讀同一所小學,或多或少活在阿哥的陰影之下。我讀的中學,與阿哥的中學不同,但與姊姊一樣,與姊姊在能力上沒有甚麼重疊的。 ((講多一件事,我阿哥中學時也有寫小說,為甚麼我仍像活著他的陰影似地?))
初中時,只是當個成續平常甚麼都不獨特的學生,唯獨樣貌像南亞人,整個初中階段也活在被人奚落取笑之下。
初中讀書全不勸奮,美術科和音樂科,幾乎清一色由奇形怪狀的人物任教,上課只是在雲遊太虛,無所事事。初中的生活是無聊、沉悶、孤獨,我甚至找不出一片與藝術有關的碎片。
高中卻有不同。當時姊姊喜歡洋學及本地非主流音樂,向我介紹 Rock, Metal 甚至 Techno ,再加上當時喜愛到遊戲機中心玩 Beat Mania ,突然對電子音樂產生興趣。中七那年買了一個 MC303 Groovebox ,另加電腦軟件取樣剪貼,弄了一些電子聲響出來,但我是不會樂理的,只是亂玩出來的東西。 ((現在去學樂器,是 confession 。)) 後來發現了 mp3.com ,將製作出來的東西,上載上去。最初用的藝名,是 DJ RETROBryan ,超白痴的名。後來改名 Chainsaw Riot ,這個名字用到現在。有關音樂方面的,可以看看 N 年被 Musvie 網站訪問的稿件。玩「音樂」至大學都仍在玩, Musvie 的訪問也是在大學一年級做的。所謂音樂創作直至將 Groovebox 售出為止。那個年代的所有「音樂作品」都因為硬盤死亡而全遺失了,所以是沒有證據證明我有玩過音樂的。
高中時,因為「不可告人」的原因,曾經買書自學了點木顏色筆畫畫技巧,但是效果都不好的。只可以騙騙完全不會畫畫的人。我想,我給人的所謂藝術天份,並不是因為我技術上的先進,而是我不怕別人的取笑,自信地亂畫。曾用木顏色畫畫,用阿哥購入的 scanner 把畫作存入電腦,再用 animated gif 製成動畫。那個動畫燒成了光碟,送了出去。
高中還有一個回憶,是創作過一個「學習軟件」去參加比賽。當年參加比賽,除了我是電腦學會的會長 ((生平最威是做過這樣的保長,之後就沒有這些機會,又再沉淪下去。但在我領導下的電腦學會,除了參加過一次聯校比賽之外,活動零、建樹零,只是負責電腦室的壁報及場地的清潔。)) ,純粹因為負責那個項目的 miss 很漂亮。那個學習軟件,只是取巧地用 offline HTML 拚成的一大堆網頁。那一次,才正式的了解電腦多媒體創作的潛能。那個取巧的爛東西,拿去參加公開比較竟有亞軍,而參賽學校共有兩所。
一個人代表學校去領獎,冠軍學校是老牌名校。領獎後同場放了兩台電腦作 demo ,就是冠軍及亞軍「學習軟件」的觀摩展覽,要站在那裡向遊人講解軟件的玩法、內容之類。冠軍的軟件,全部學生、教師排隊去玩。亞軍的,沒人問津,甚至拿來取笑都沒有人有興趣。感到納悶,直接去冠軍那邊排隊玩埋一份,扮作不是亞軍或者包尾的對手。玩過人家的軟件,哇,好勁。是怎樣製作出來的?我直接去問他們怎樣製作,他說有十人隊伍製作,還有幾個教師作技術支援,用的是 macromedia authorware 還是甚麼的,之後就一大堆 stack 、 template 、 action script 之類的 jargon 。作為電腦會長的我是完全沒有聽過,但為了扮 Pro 的關係,只在點頭。當年向我講解的那位朋友那光榮、自信、專業的談吐,想必他今天已經飛黃騰達,成了社會的楝樑。人家完全不把亞軍或包尾的對手放在眼內,熱誠地向人展示自己的創作。想到這裡,我存在於那個觀摩展覽有意義嗎?不如拿著那塊「亞軍」木版回校好了。
中學的最後藝術回憶,是負責畢業同學錄。當年又不知道那個先生推舉,要我在 AL 完結後負責編輯我班的同學錄。 AL 完結,再加上當時班中同學的恩怨情仇 ((其實我在高中才走出 shell ,與人接觸。與 AL 同學是有共患難的感覺,當時是很要好的。但是卻因為「不可告人」的原因,那時的我又變成一個脫離的人。)) ,又變成一個思想激進,滿腔悲忿的無聊青年。
中七文科組的同學設計非常美麗,是用木顏色繒製,而且文句又相當精景。人家是一早就做好,我負責的幾頁中七理科組卻是拖到最後一刻才交貨。
當時我手頭上的資料,只有班相一張,生物組及純數組同學合照各一張。當時實在是悲傷到極點,對著這些相片就有一陣鬱悶感油然產生。最後我將合照上的人面一個一個的剪下來,再用報紙、雜誌、課堂筆記作素才砌 collage ,還故意將某些素材拿去影印製造高反差、低傳真的 lofi 效果。同學錄上,沒有寫上一個字,就連同學的名稱都沒有。那幾頁,完全展露了我對現狀的困惑、不安、無力,顛覆了畢業同學錄的那種友誼永固、無忘我之類的精神。而我自己也的確是顛覆了那種精神,現在與中學的同學在街上見面也只成陌路人。
中學的黑暗時代結束,我是沒有「會考美術」的回憶,因為根本沒有考。以高考物理不合格的成績,掹車邊進入了紅磚大學。成為大學生,舊紀錄全數洗底,要破舊立新,第一件叫自己去做的,是不要再去做「藝術騙徒」,安份地當個生物學的學生好了。但可惜,洗底並不成功,大學第一年又要再當「藝術騙徒」。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