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微小說: Mary

Posted on Mar 7, 2011 by Chung-hong Chan

將自己想說的話包裝成一篇微小說,是有其好處的。
之前講過的 Memetics ,小說肯定不是一個成功的 Meme 。
成功的 Meme 是「得六千蚊要去民政事務處登記」。
就像黑天鵝全港熱議,但是同一個導演講同一個故事用摔角包裝,近乎沒有回響。因為摔角不及芭蕾舞入屋。
無論如何,以下是《離奇殘酷襲擊事件》的續集,叫作 Mary 。
-----
Mary 仍為 Puff 被反對派的 Peter 和 Paul 襲擊而忿忿不平。 Mary 一直是靠依附在 Puff 這個族群首長,為其提供性服務而扶搖直上。
Mary 見 Puff 好像對此事沒有甚麼反應,而且已經幾天沒有見過 Puff ,於是乎代 Puff 向律師朋友 Jackie Paper 求助。 Mary 致電 Jackie ,約他在 Honalee 日本料理見面。
Jackie 要再到位置偏遠的 Honalee 而感到不快,在傍晚時分步入 Honalee 時掛著臭臉。
「噢,你來了。」 Mary 對著坐在對面的 Jackie 打招呼。把屁股溜入卡位的 Jackie ,沒有理會 Mary ,沉默不言,不予回應。
Mary 見 Jackie 不說話,又好像滿腔不滿似的。兩人對望但沒話可說,靜寂的空氣彌漫著尷尬。
兩人對望了近三分鐘, Mary 才決定再開話匣:「我是為 Puff 的事而來的...」
Mary 未說完, Jackie 一拳擂在桌上,桌上的豉油牙簽也震一震,哮道:「白痴!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Mary 身為族群高官,為 Jackie 的不禮貌,先是感到忿怒,她很想破口大罵,但念在 Jackie 專業人仕份上,就把話吞了回來。她於忍著怒氣,用諂媚的笑聲摭醜,說道:「當然當然。我是想和你討論怎樣制裁 Peter 和 Paul 那幫人。我們都不容許暴力,對不對?」
Jackie 對 Mary 所講的毫無反應。 Mary 認為 Jackie 這些專業人士是政客的最好朋友,亦認為他們一定會聽下去,於是就將 Jackie 的冷漠反應解釋為接受聆聽。
「你知道嗎?我們有言論自由。但是過激的行為,將破壞社會安寧。這些行為都是有組織的行動,政府或紀律部隊應加強執法。這些行為違背我們核心價值和法治精神,是不能容忍,應予強烈譴責。我一直對 Peter 和 Paul 以高度容忍的態度對待,但是他們卻得寸進尺。如果我們任由暴力行為發生,後果不堪設想...」
Jackie 對於這些來來去去都是那三幅被的說詞感到討厭,必需要予以制止。
「 Mary ,你口口聲聲說人家暴力,請問昨晚你在幹甚麼?」
Jackie 說出這句話時,明知 Mary 昨晚是在甚麼不知名的高官商賈家中為他們提供性虐待服務。性虐待雖然是你情我願,但都是赤裸裸的暴力。
Mary 無言以對,隨便地說了句:「我昨晚幹甚麼與 Peter 和 Paul 的行為有何關係?」
「沒有,我驚奇為何你說那些又長又臭的廢話時,完全不臉紅。」
Jackie 不想再浪費時間,上次對著 Puff 就是讓他講了太多廢話,他不想再重蹈覆轍。他在豉油碟淋了點豉油,將用完即棄的竹筷子大力掰開。 Mary 一聽到那種聲音,嚇了一跳。
「喂,你想幹甚麼?」
Jackie 已經一手用竹筷子把 Mary 挾著, Mary 動彈不得,掙扎求救。
「救命啊!人來呀,救命...」
Jackie 對著竹筷子挾著的東西指罵:「事到如今,你只識得借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來打擊政敵,向 Puff 拍馬屁。哈哈。可憐蟲,你眼中只有比你更得民心的 Peter 和 Paul ,你只想擊倒他們。你關心 Puff 都是假的,你有關心過 Puff 的情況嗎?你有發現他消失了嗎?你就和他一起變成我的糞便吧!」
Jackie 將蟹柳壽司蘸豉油,一口送進口裡。在口中咀嚼幾下,他面色一變,即時把那件有口水黏著的殘骸吐出來,咒罵:「仆你個臭街,蟹柳餿的。正臭蟹!」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