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微小說:恐聚族

Posted on Feb 21, 2011 by Chung-hong Chan

最討厭的電視節目,是講買樓的電視節目。
最討厭的情況,是在聚會時,被迫看電視,而電視播著買樓節目。
由其是挾著肥牛在鍋中搖曳的席上人高呼:「我最愛看買樓的節目。」
電視台真會迎合市民大眾的口味。
我是逃避派人士,每次遇到這種情況,都如坐針氈。
--快點完吧。
--別問我買樓的問題。
當別人在雄辯買賣甚麼樓,有甚麼的計劃之類,我只是沉默,而且我感到自己面容僵硬,神態不自然。
--半小時,就忍半小時。請讓我捱過去。
專注於鍋中的熱泡,看著它,甚麼的談話也聽不到。不停地煮食物,狂吃面前沒有人煮的粉絲和豆腐,避過多人吃的肥牛。免得與其他人爭吃肥牛時,我又變成焦點。
當別人分神於電視節目和討論,我更要將自己融入於「享受火鍋」這個情境,就像背景不起眼的臨時演員。
欺騙自己,我的五感都沒有買樓經及電視節目的存在。像個做了甚麼虧心事的小偷,又或者自己有甚麼暗病而感到自悲的病人。
總之,請你們別注意我。你們有你們談好了。
當電視節目完結,滿是人名的字幕向上流動,心嘆:「哎!終於捱過了。」
節目完結了,想起身去小便,或者去拿罐飲料。但是,席間話題未結束。突然之間站起來只會成為眾人的焦點。
尿急和唇乾,要忍著,要繼續不被人注意,現在站起來豈不是功虧一簣?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的流逝,席間買樓的話題,整整說了九十三分鐘。我是有一直數著的。
過去九十三分鐘,他們都沒有注意我的存在。哈哈!我的隱藏技術實‘在太了得。
但是我快要忍不住了。或許他們太忘情於討論樓房,根本並不會注意我的存在。
是不是應該心存僥倖,去個廁所呢?
正當躊躇是否應該行動時,我注意到一個事實:本來沒有人問津的食材,例如豆腐、粉絲之類,原來已經被我全吃了。
太大意了!
剛剛說最愛看買樓節目的那位仁兄,卻想吃粉絲,說道:「咦,誰人吃光了全部粉絲?」
對面的女子指著我,說:「啊,我見他不停的吃啊。」
我用眼色示意她不要再指著我,但是她似乎並不理解,還是用冷冷的食指指著我。我由於不想成為焦點,我選擇沉默,這也代表是默認。
女子繼續指著我,席間有關樓房的話題停止了,全部人的頭都微微轉向,十對共二十個的眼球注視著過去兩小時有如環境雜音般存在的我。每個眼波中都透露出疑惑,像是在問:「為何你這個人就是這麼的不合群?」
糟糕了!我成為了焦點!
我慌亂了起來。想吃粉絲又最愛看買樓節目的那位仁兄只張開口,向著我露出牙齒,我的褲襠感到了一陣溫暖。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