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小裂縫(上)

Posted on Jan 3, 2011 by Chung-hong Chan

又來另一篇短篇。今次的風格不重視偵查的,請留意。
====================================
「這個計劃我要否決。你看這項,研究助理開支每年十二萬,代表一個月薪水為一萬,這個太高了,不能夠接受。」
李偉華以其嘶啞的聲線說罷,面上掛了一張臭臉,隨手在研究開支申請檔案上畫了個大交叉,再狠狼地擲在桌上。在寫字桌對面的,是他的助理陳耀昌。陳耀昌對於其上司的脾性,已經相當清楚,這樣的行為他已習以為常。
李偉華從前襟袋取出香煙來抽,陳耀昌卻不加理會,把桌上的檔案拿起來看:骨科學系研究經費申請,要求撥款十二萬元經費,用以聘請一名具碩士學歷的人當研究助理。陳耀昌心想,他是一個行政部的文職工,無用太多的專業知識,都是領著類似的薪水。這個研究開支申請真是太高了嗎?
但是,陳耀昌亦都無謂與其上司爭辯。李偉華貴為港中大學財政部的經理,他是有權通過或者否決任何的財務申請。他沒有頂頭上司,故此他的工作沒有人監管,權力巨大,漸成獨裁。再加上他的性格古怪,在校園內早有人為他取了「港中希特勒」的渾號。
「那我就出去了。」
陳耀昌不與他爭辯,就拿走被否決的申請書大大步的離開其上司的辦公室。李偉華借大力壓縮學系的研究經費,贏得大學高層的嘉獎,借此扶搖直上,已為天下所知。陳耀昌這一走,雖然會令骨科學系一個研究計劃泡湯,但處於食物鏈之下的他,權力不大,也只有無可奈何,無謂就這樣的事頂撞上司。始終,骨科學系的事西,與他關係不大。
他回到對著上司辦公室大門的寫字桌,在坐位休息了十秒。從大門的玻璃小窗,見到李偉華仍在抽煙。他恍惚仍嗅到其上司辦公室那陣怪味,是一種混雜著煙草及舊西裝臭丸的氣味。
穿著一身便服的陳耀昌,他自覺自己只是在幹一些女人才會做的下欄工作。他的工作與其說是助理,不如說是秘書。正當他要結束十秒的休息時間,要開始撰寫回應骨科學系研究開支申請的回信,案頭的電話響起。陳耀昌勤快地把電話接了。
「我要找李偉華。」電話一邊傳來一把騷味極重的女聲,這把聲音陳耀昌已經聽過,並不是第一次打來,他亦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可是陳耀昌的工作是以規範見稱,他的工作指引列明需要禮貌地詢問來電者是誰,他也只有照做,避免被投訴。
「請問那一位找李先生?」
「姓吳的。請你快一點。」
「請等等。」
這把令人討厭的女聲,陳耀昌甚至知道其全名。他用等待電話轉駁的空檔,回想此女人的名稱:吳碧雲,是李偉華的情人。中年醜樣光棍覓得這種騷貨作女朋友,女的是貪圖李偉華有錢吧。
電話筒傳來的聲音打亂了陳耀昌的思緒。
「請講。」是其上司那把嘶啞的聲音,更伴隨著兩聲咳嗽。陳耀昌在小窗見到李偉華拿著聽筒。
「有位吳小姐找你,請問要接入來嗎?」
陳耀昌問完,電話傳來一聲「嗯」,他就把電話掛上了。從小窗見到李偉華在興高采烈地談天,陳也埋首於案前的工作了。
* * *
面對著這樣女人,李偉華沒有辦法拒絕。
他在剛剛的那通電話說謊了。他只好從前襟袋取出煙包,抽第二支煙,去消解自己所說的話所會引起的麻煩。
吳碧雲打電話來,是向李偉華要錢買新手機,是最新的 iPhone 17 。他已叫過吳碧雲別打辦公室的電話,但是她就是不愛聽話。年輕,就是有條件去俏皮。
李偉華為了應付吳碧雲的要求,他的一切積蓄都被清空。最近更要開始借貸。他每月的薪水除了用作交租之外,全都用了來還債。
他根本沒有閒錢買甚麼 iPhone 17 。正當在電話要決定要買還是不買,理智告訴他,他已經沒有這樣的錢,也再沒有甚麼可以動用的信貸限額。
吳碧雲其實有時間給他考慮,她問完之後一點聲音都沒作。對於李偉華,這樣的沉默更給他壓力。
「就說不買吧,你沒有義務買給她的。」
他腦中的理智是這樣的訴說。沒錯,有道理。李偉華被理智所說服,他的確沒有義務一定要給她買電話的。他絕對有大條道理說不。就說不買吧!
「不買,不買,不買...」腦中的聲音在股動他,像是為他添勇氣。
說吧!
「好吧,就買給妳吧。」
李偉華說完,轟轟!他像感到兩記重鎚打向其頭部。他感到眼前有電擊流過,頭昏起來。肌肉也像是泄氣般,整個人軟了起來。
因為理智被打敗了。
死充大頭鬼的心魔戰醒了。
失敗、軟弱,又死要面子的人就是這樣,只有靠這些方法逞英雄。否決研究經費的那個剛烈相去了那裡?他不停的反問自己。
電話另一邊,傳來喜孜孜的再見聲音。
電話掛上後,他懊惱不已。為甚麼會這樣,說不這麼難嗎?是因為溫存的歡愉,還是死充大頭鬼那種不能名狀的飄飄然感覺令自己忘卻了理智?
他將第三支煙的煙屁股捺進煙灰缸。
「還是打電話給她說不夠錢買 iPhone 17 吧。」
理智再次的提醒他,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他抽出煙包,點燃起第四支煙。雙手在氈抖。
沒有方法了。打電話講清楚都不是方法。
他用眼尾看看辦公室外的陳耀昌的動靜。陳耀昌正在聚精會神在電腦打字,似乎沒有留意他。陳耀昌這個男人是一個有材能的人,李偉華也很欣賞。他希望以後的三十秒鐘,陳耀昌能夠繼續的努力工作。
他將只燒了半支的香煙塞進煙灰缸。他儘量細聲的拉開抽屜,生怕漏出甚麼聲音,抽屜的裂縫愈開愈大。抽屜內的東西像是會發出光芒的樣子。
李偉華覺得,他正在冰山處鑿洞。冰山上已經留下了一條可致崩塌的小裂縫。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