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社會派推理小說習作 #11

Posted on Sep 1, 2010 by Chung-hong Chan

秋玲不想跟著淑林去盤問渡假屋內的人,因為掌櫃已經認得她,於是叫淑林扮作調查徐亞松自殺屍體發現案。走到渡假屋附近,淑林卻問及秋玲調查的進展。
「對了,妳不是在電話說有些眉目了麼?」
「對的。」
秋玲將調查的大致結果告知淑林,例如港中大學有人知道徐亞松藏身長洲之類。
「我知道怎樣查的了。我主力會問掌櫃及其他租客在當天三時四十分至九點,有沒有見過徐亞松。」
「就是了。」
「不如這樣吧,我們兵分兩路。我主力查問渡假屋及島上的人,當天有沒有見過徐亞松。而妳呢,就查港中大學那邊,例如當日的時間表之類。啊!妳不是說有個很重要的手提電話號碼沒有人接聽的嗎?」
秋玲回想起來,就是從掌櫃檯頭那個家居電話紀錄套取的手提電話號碼。
「是啊。我待會會再打去。」
淑玲與秋玲說聲拜,就步入渡假屋。秋玲從淑林的神情知道,她是並未完全相信他殺之說。淑林穿著的一身衣著,一看就知是女幹探,因為是踏實形的汗衫牛仔褲。但是,她的腰姿依然明顯,健美身材根本包不著。看著她的背影,娜騷曼妙。
秋玲看看手錶,已經是快到下午三時,偵查的進展緩慢。與其說是緩慢,不如說是諸多阻滯。
最令人氣忿的是,徐亞松的屍體被家屬領走了,殮房阻不了。她的確知道,致電港中大學實在是打草驚蛇之舉,但也未必不是好事。
徐亞松太太突然有一個律師團,屍體連法事都不辦,直接火葬,也實太可疑。是有人要快速毀滅證據嗎?那個人又會是誰?秋玲假定是港中大學的人。但是,假如徐太太都被港中大學的律師團保護,秋玲想到的只是麻煩。
秋玲每調查一件事,港中大學就會有人給反應。秋玲腦內的所有的箭頭都是指向一個方向。
她再次走到沙灘,想一邊享受海風,一邊調查。打開筆記本,上面有的疑問。

* 徐亞松熟水性問題
* 碩士課程時間表問題

還有就是那個套回來的手提電話號碼。
她認為,「水性」那個問題已經可以劃去,因為徐妻已經加入了港中大學的陣營。但是,徐妻真的已經加入港中大學的陣營嗎?
再思考,似乎還未是時候刪去。她反而將以下寫進筆記本:

* 徐妻與律師團的關係
* 徐家的實際欠債情況

她想到將會十分忙碌,今天的假期亦快要結束了。她還要細看那份遺書,看看找不到甚麼的端倪。
她腦裡第一件想做的是,是打那個手提電話號碼。她直覺覺得,只要打得通這個電話,案就會破的了。說到尾,他是徐亞松最後接觸的人。
她再打了一次,再一次沒有人接聽。今次,她卻故意留下來電號碼。

* * *

黃淑林向渡假屋掌櫃查問徐亞松借用電話後,到底做過些甚麼。她要說明,是在調查自殺案,非謀殺案。掌櫃不太相信重案組要查自殺案。
「自殺都要重案組查這麼多嗎?」掌櫃問。
「是的,事情總要弄清楚。」
「似乎自殺都相當麻煩,不是死了就一了百了。」
黃淑林不知如何應對,只好扯開話題。
「對了,那個人借完電話後,去了那裡?」
「那個人出去之後,我外出過幾次幫顧客辦點小事,幾次都見到他在對開的海灘不停吸煙,默不作聲,我想他吸了三四小時。我最後一次見到他,近入夜,我想有六時了。到了約七時,我為一個顧客出外買啤酒,海灘上已經沒有人,可能他走了,當時天還未黑齊。」
「你肯定你沒有看錯?」
「肯定。那個海灘沒有太多人的,我記得很清楚。」黃淑林見到掌櫃的拳頭握得緊緊。經驗告訴她,只有信心十足的人才會有這個肢體語言,似乎掌櫃沒有說謊,供詞應該可信。
原先調查的空窗時間,是下午三時三十分至九時。經過掌櫃的供詞,空窗時間再減少至六時至九時,亦即只有三小時。
黃淑林一方面謝過掌櫃提供資料,另一方面卻訓斥她下次要和警方合作,見到通緝犯要報警。掌櫃的臉漲紅起來。
黃淑林拿著徐亞松的照片循例拍門詢問每戶租客,近乎全部人都不是五日前已經入住的,所以沒有人有印像。原來由徐亞松居住的十號房,已經再出租,租客是一群打麻雀的主婦渡假客。詢問時他們擺臭面,全不合作。
黃淑林半帶絕望到走到最後一戶。
最後一戶,即十一號房,大門緊閉,門外掛了 DND 的木牌,代表「請勿騷擾」。她聽到門後傳來女性呻吟的聲音,但她並不感到尷尬。工作上,掃黃行動前的情報搜集,更多女人一起發出的呻吟聲都聽過了。她想過不查這個房間,反正只是循例調查,想必這戶都沒有甚麼線索提供。她看看手表,已經快四時,她沒有太多時間等候。
「半途而廢,不盡力調查的,不是黃淑林。」她腦中閃出了這句話。

「閣閣...」她終於都是拍了門。

呻吟聲音即時停止,之後是絲絲沙沙被褥磨擦聲音。一把女聲大叫:「請你等等。」
過了約半分鐘,大門打開。黃淑林見到一個短頭髮、戴眼鏡的女子,身穿黑色絲質睡裙。黃淑林伸頭望入房間內,床上睡著一個女子,用被褥摭蔽全身,只突出頭部,蓄有一把深黑色的修長直髮。
「有甚麼事?妳不會看這個嗎?」短髮女子指指門外掛著的 DND 木牌。
黃淑林亮了警員證,短髮女子面上本來的不悅,即時變成迷惑。
「黃 Madam 對嗎?我想我沒有犯法吧。」短髮女子回頭望了房內的長髮女子一眼。黃淑林也看看那個長髮女子,相貌可人,青春少艾,但應該已過了合法年齡。
「沒有,我只是來查一單屍體發現案。」黃淑林揚開徐亞松的照片。「請問五天前,即是九月十三日,你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短髮女子看看照片上那個男人,又再迷惑起來。
「沒有見過,但好像很面熟,像是在報紙見過。」短髮女子邊說邊用手在擦下巴。
「那麼,謝謝妳的合作。」
「沒關係...」
短髮女子那個「係」字只說到一半,門也已在關閉半途,床上的長髮女子伸出頭來喊叫:
「且慢!」
她倏然從床上走下來,赤腳在地板急步移動發出咚咚響。她先在看相中人的樣貌,更從黃淑林手上搶了相片,拿來觀看。黃淑林覺得非常錯愕,因為她看到這個女子只是穿著白色的蕾絲胸圍內褲。
「我五天前見過這個人。當時我剛剛下船,在碼頭附近見過他。我不單止見過他,還曾和他傾談。」那個女的回答。
「真的嗎?」黃淑林面上反映出喜悅,音調也變得較高。
「是啊!他是我的老師呢!見面寒暄幾句很平常吧。」
黃淑林踏前了一步,進入房間之內,再把門關閉起來。看來,她將要長時間質問這位證人。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