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社會派推理小說習作 #10

Posted on Aug 29, 2010 by Chung-hong Chan

馮戊康根據徐亞松信上提到的地址,掩至港中大學附近的一橦唐樓。馮戊康想,已經建滿豪宅的西九龍,竟然還有二次大戰時代興建的唐樓留下來。這橦舊唐樓,是怎樣逃過被強制拍賣的厄運?
舊式樓宇只有數層,上落只靠樓梯,沒有電梯。踏上數級樓梯,就見到電線如意大利麵的電錶陣,還有就是一家一戶的掛牆式信箱。地上有滴水的水漬、煙蒂,鼻子嗅到刺鼻的尿燥味,幸好沒有老鼠在穿梭。照明是功率甚低的鎢絲燈泡,因為供電不穩,時有閃爍。
確實的地址是在六樓頂樓。馮戊康缺乏運動的身體,走六層樓梯已經是苦差。縱使時值初秋,有點涼意,但是馮戊康仍是吐氣如牛,汗流浹背。
馮戊康面前,是一扇木門,門沒有鎖的。他擦擦雙掌,呼一口氣,就推開木門。
房間很吵,人也不少。有幾張大桌子,每張桌圍了數人。撲鼻而來,是煙草氣味。
每桌都有兩三個貌似職員的壯漢,圍著一個客戶。客戶有西裝友、學生和勞工階級,客戶們面目無光,說話語氣頹唐,像社會競爭之下的失敗者。職員在質問這些客戶,客戶在呢喃著甚麼「公司財困」、「還卡數」、「交學費」之類。
馮戊康心想,他亦會快走這些人的這一步。欠債,是這個城市的常態,但欠債人士的慘況,是沒有幾個人願意去理解。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成為旁人漠不關心的藉口。
馮戊康在環視四周幾分鐘,終有一個肥胖職員詢問來意。
「先生,請問有甚麼可以幫到你呢?」
「我想見你們的老闆,給我通傳一聲,說是亞松叫我來的。」
肥胖職員先感到意外,再以眼光在馮戊康全身掃射幾圈,一聲不響地走到房間一角,與一個年紀較長,身穿中式藍色綿襖的男子談話。馮戊康聽不清他們在談甚麼,那個男子緩慢地向馮戊康走來。
馮戊康知道之後會有一場大論戰,他不想有人打電話來騷擾,於是掏出手提電話想將它調至無聲。馮戊康手提電話是陳舊的黑白畫面機款,用了已經十幾年。
馮戊康看看畫面,原來電話一直在無聲狀態,想必是上次設定後忘記設回。電話主畫面更顯示,原來有一個未接來電。他想看看是誰打來,但是那個年長男子已經在跟前,拍拍他的肩膀。
「先生,徐亞松跟你有甚麼關係?」
* * *
午後,長洲碼頭附近的一間露天茶室,沒有甚麼顧客,只坐著兩名女子。天氣依然晴朗,沒有甚麼雲,氣溫尚且令人舒暢。唯獨污染,天空沒有半點藍色,灰暗班班。
陳秋玲跟她的好友黃淑林寒暄幾句,秋玲連忙道謝淑林的到來,淑林說幸好好下午沒有甚麼偵查工作,較空閒。秋玲突然問道:「我叫你準備的東西帶來了嗎?」
「帶來了。」
黃淑林四處張望,有點心虛的樣子。確保四周沒有人注視,才將物件從手提包拉出來。
「快接住。」
黃淑林硬塞了一份文件給陳秋玲。文件是用一個透明膠袋包著,上面有封條標明是證物。似乎黃淑林是沒有正式申請拿走這件證物,故此她非常擔心會被發現。
文件就是徐亞松屍體發現現場,遺留的遺書。秋玲知道這不是檢查遺書的時候,她將遺書放入手袋。淑林好像沒有預期秋玲會這樣做,瞠目結舌。
「我有事要你幫手。」秋玲望著淑林迷惑的雙眼,啡色的眼珠很美麗,散發著光茫。這樣迷人的眼晴,秋玲不明為何沒有男子為之傾倒。
「甚麼事呢?」淑林與秋玲的眼神接觸,令她覺得有點尷尬。隔著鏡片,秋玲那雙單眼皮的明眸,不是常見的美人類型,卻散發著獨特的魅力。淑林看出,秋玲的目光充滿期盼。
「我想你替我盤問渡假屋的掌櫃,以及其他的租客。」
「為何你不親自問話?」
「我只是廉署的調查員,現在更是私自調查,是不方便的。再者,我對這起刑事案的興趣,僅只是背後的貪瀆事件,借此案揪出幕後黑手,甚至是起回贓款。自殺和他殺的問題,我可協助妳找出來。妳更可能借偵破此單重案而紮職呢!」
淑林面上閃出愉快的神色,她其實在苦等紮職的機會。
兩人在走到渡假屋的路程,以談起港中大學的貪瀆案去消磨時間。
「對了,那筆鉅額贓款好像還沒有起出呢。」淑林問起來。
「是呀。我們都很重視贓款的下落呢。」秋玲邊說邊托托下墜的膠眼鏡。
「這些贓款下落不明的案件,通常最後會在那裡起回呢?」
「這些錢通常會用類似洗黑錢的方式處理,跨國活動是最常見的,最低成本的方法是將現鈔當成貨物搬運到外國。也有些會用來買不記名債券、期貨,又或者巧立名目成立些基金會。成本較高的方法,有兌換成賭場代幣、百貨公司禮券等等。」
「這些你們都查過嗎?」
「對呀,可能涉案的三個人,王仲麗、徐亞松和張兆麟,我們都查不出有這些異動。」
「會不會根本沒有洗錢?」淑林作出疑問。秋玲也遲疑了一會兒,似乎真的沒有考慮過這一點。
一般來說,贓款是會用洗錢的方式,將它變成合法資金,手段是將資金的來源地變得模糊。但是,亦有少數的情況,惡貫滿盈的犯罪組織會完全不思索洗錢的問題,將贓款直接用於資助非法用途。例如用贓款購買軍火、毒品或者用來經營地下錢莊放高利貸。由於在調查這些罪惡時,總會覺得資金是來自非法買賣,很少會意識到是貪污的贓款。這是利用到警方探員高估非法行為賺錢能力的盲點,但這是逃不過廉署的法眼。
但是,港中大學那三個人,不似是涉及這些犯罪組織,於是廉署沒有思考到這個可能性。
一想起地下錢莊,秋玲好像想到了甚麼似的,由其是聯想到欠下大筆高利貸的徐亞松。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