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社會派推理小說習作 #8

Posted on Aug 24, 2010 by Chung-hong Chan

凌晨三時,馮戊康一再翻閱徐亞松臨死前寄絡他的信,甚至用覆印機覆印了幾份,免得原稿被破壞。這封信日後有可能會成為呈常證供。
徐亞松在信中詳述事件的經過。他在信中說,他怕沒有命活到見面,於是將事件經過寫下來寄給馮戊康,以防他被殺後事件從此變成無頭公案,沒有人再追查下去。他更說,有命活到見面,會要求馮戊康幫忙安排逃亡。由此可見,徐亞松根本沒有意思自殺。
信中的徐亞松,態度一如以住的熱切、自負,看不到自殺尋死者的低迴、灰暗。他恍惚從文字間看到一個跳躍的徐亞松,又或者玩西洋雙陸棋時明知大落後被加倍,都不肯認輸的那位好朋友。
桌子的一個角,放了一副沒有對手的西洋雙陸棋,馮戊康想起與徐亞松玩西洋雙陸棋作樂的時光。
馮戊康絕不相信徐亞松是自殺,他能夠接受的解釋,只有是他殺或者意外。他原來較為相信這是一宗意外,因為那個海灘大浪又有暗礁,沒有救生員,游泳相當危險,故此是幾近荒廢、人煙罕至。晚上時份,只會有時有天文發燒友去觀星。但由於交通不方便,那裡都不是觀星熱點。馮戊康到場時,沙灘上沒有一個人,只有在岸邊被海水沖刷的徐亞松屍體。他有想過徐亞松可能是突然在海邊暈倒,再被海浪捲走。
如果是他殺的話,先要解開的迷題是,為何報紙說龐大的警方和廉署搜索隊都找不出徐亞松,那個殺手卻找了出來。他亦相信,如驚弓之鳥的徐亞松,是不會聯絡其他人的,聯絡的只有他一個人。故此,只有他知道徐亞松住在長洲。
「慢著!這個想法是不對的。」他看了一眼桌上過期報紙刊登,由廉署發出的模擬照時發想。照片是沒有鬍子的徐亞松。
* * *
陳秋玲清早八時甫下船,就想到一件事。她一邊行一邊想,覺得徐亞松被謀殺的假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
徐亞松如果被殺害的話,現場留下的遺書,一定是偽造的。而留下這封遺書的人,極有可能是兇手,目的是製造自殺的假像。
她用手提電話聯絡重案組好友黃淑林。
「喂。」電話另一方的聲音,似被電話吵醒。陳秋玲也下意識地伸了一伸舌頭。
「淑林嗎?我是秋玲。」
「已找到線索了嗎?」淑林已經回覆狀態,始終她是重案組探員,隨時侯命已是慣常。
「未,但要再托妳幫一個忙。」
「甚麼事?」陳秋玲慶幸,淑林的聲音未見不耐煩。
「昨晚談到的那宗案件,現場應該留下了一封遺書。我想應該在你們警方的證物房,但我不知道是在那一間警局....」
「妳是想要看看那份遺書對不對?」淑林截斷了她的對話。
「是的。」
「應該沒有問題的。」這位朋友總是萬事通,陳秋玲心想。
「謝謝你!」
「妳說過今天之內給我線索的,在我們見面之前我會準備好那封遺書,給你看看。對了,妳幾時會找到線索?」
陳秋玲其實手頭上沒有線索,也不知道幾時會找到,啞了幾秒。
「算吧,晚一點再打電話給你。」似乎淑林也知道陳秋玲的處境,說完就收線了。
說時遲那時快,陳秋玲已經行到徐亞松下榻的那間渡假屋,在發現徐亞松屍體的沙灘前面。
陳秋玲步入燈火不通明,樓底相當低的大堂。渡假屋由一橦家居樓房改建分拆出租,簡陋非常。陳設相當庸俗,大堂的一角放滿了借給租戶的麻將及麻將檯,茶樓水平的音響播放著難聽的跳舞流行音樂,舞曲的低音鼓節奏嚴重失真,變成「切切」聲。大堂只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姊作掌櫃,櫃檯上面只放著賬薄、錢箱和一個紅色家居電話。櫃檯旁邊放著一張舊沙發,海綿已有外露。
陳秋玲知道徐亞松已經毀滅了手提電話的 SIM 卡,如果徐亞松曾與外界聯絡的話,最有可能是用這個電話。
「請問有甚麼貴幹?」掌櫃見到陳秋玲入門後四處打量,終於忍不住問了起來。
陳秋玲慣常的手法,是亮出證件。但是今次她是私下調查,這樣高調實在不適合,她只好隨便作個理由。
「啊!我的電話沒有電了,請問可以借電話一用嗎?」由於舞曲太吵,她也要扯高聲門。
「沒有問題。」
陳秋玲隨便打了個假電話,電話明明是傳來沒有人聽的訊號。她卻假扮講電話,更突然揞著聽筒問掌櫃問題。
「請問這個電話的電話號碼是幾多號?我的朋友想過一會兒覆電話。」
掌櫃遲疑了一會,考慮這有否需要。或者覺得陳秋玲的樣子不像壞人,亦將電話號碼告知了她。陳秋玲在電話支吾一會,就收線了。
「介意我坐在這裡等電話嗎?」陳秋玲指指櫃檯旁邊的沙發,掌櫃頜首。
陳秋玲坐在沙發,將手伸入手袋扮作找東西,實情是在用手袋中的手提電話,致電到櫃檯的電話。
電話果真響起來,掌櫃想伸手去接,陳秋玲即時起身,一個箭步走到電話面前,搶先接過電話。
陳秋玲再次在電話支吾起來,更一邊支吾一邊向掌櫃擺出對不起的手勢。
再支吾下去,戲就變得假了,於是陳秋玲向著沒有聲音的另一方說句拜拜,就收線了。
收線過後,她向掌櫃說了聲謝謝,就走出了渡假屋的大門。
她走了到旁邊的沙灘,再回頭一望,確保掌櫃沒有追出來。
其實,陳秋玲只為套取那個電話的電話號碼,以及測驗掌櫃給出的號碼無訛。陳秋玲從手袋拿出手提電話,打了一通。
「情報部嗎?... 對對... 放假也要工作啊... 嘻嘻... 是了,阿鍾,可以給我向電話公司查查一個家居電話的通話紀錄嗎?」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