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社會派推理小說習作 #6

Posted on Aug 20, 2010 by Chung-hong Chan

廉署敵不過港中大學的律師團解圍,不能再扣押王仲麗來拷問。廉署的調查陷入膠著,關鍵人物徐亞松並未歸案。傳媒對此事的熱情開始冷卻下來,甚至責怪廉署辦事不力。調查員陳秋玲非常苦惱,已發散全部人力物力去搜刮徐亞松出來。廉署亦發出電腦模擬徐亞松刮去鬍鬚的相片,供傳媒刊登。廉署亦開始逐一的找來博士研究生問話,但大多數都表示不知情。有些性格較軟弱的,受恐嚇之後情急起來,但口仍是硬,不承認有行賄。總而言之,甚麼都查不出來,調查完全停止,就只有等。調查隊伍的士氣非常低下。
陳秋玲最擔心的是,如果徐亞松永久失縱,而這件案的黑手原來另有其人的話,黑手就永遠不能繩之於法。就在此時,案件進入一個轉捩點。
* * *
凌晨零時離島警方接報,有人發現屍體。
報警的,是徐亞松的徒弟兼好友馮戊康。而發現的,就是徐亞松的屍體。地點就是徐亞松邀約馮戊康見面的沙灘,在徐亞松下榻的渡假屋前面。
現場留有一份遺書,指是畏罪自殺。警方預設的立場是,報警者最可疑,於是找來馮戊康問話。馮戊康於是乎將徐亞松邀約的事如實報告。警方為徐亞松屍體進行鑑證,死者在發現時已經死了約三四小時,死因是海水進入肺部導致缺氧,繼而窒息死亡。由於發現位置是沙灘,而且死者全身濕透,沒有受傷痕跡,估計死因是投海自殺溺斃。馮戊康有八達通的紀錄證明,他是十一時近十二時才乘船到達長洲,故此他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據。警方於是推斷,死者是有計劃的自殺,再借故邀約見面要馮戊康收屍。
警方質問馮戊康對徐亞松的貪污案是否知情,他答完全不知道.但其實他是在裝蒜。
當初向廉署報案的,就是他。他也想藉見面將報案的事當面告知徐亞松,可惜已經沒有機會了。馮戊康曾有一絲的恢疚,原因是他向廉署報案,逼迫徐亞松畏罪自殺身亡。但是,馮戊康雖然知道徐亞松是有份遴選博士研究生,但他掌握到的案情,只是王仲麗收受贓款,並不知道徐亞松也有涉及此一勾當。
馮戊康七年前在港中大學醫學院附屬公共衛生學院碩士畢業後,再連續六年申請入讀博士研究班,可是六次申請都連環失敗。每次失敗之後,他都問自己,是不是自己的成績太差,又或者是不是沒有甚麼研究經驗。答案都是否定的,因為當年他是碩士班歷史上最高分畢業的,而研究經驗方面,他的出版紀錄甚至超越不少在公共衛生學院任教的教授。他是在香港k醫院的眼科部門當一個小小的研究助理,部門的大小研究都是由他跟進。當初他去讀碩士,深深以為增加資歷可以迫使僱主加薪。可惜的是,僱主不但沒有因應他的經驗和學歷加薪,仍然只給一份僅足一人糊口的薪水,他還要償還向政府借來的學費,生活更見生活艱難。他一心以為,行另一條路,以理想成績,申請入讀博士,從此可以有階級的晉升,不望知識改變命運,只求加快還清政府借貸。可惜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一次又一次的落寞。年青的馮戊康現在已經成為一個將近中年的男子,對研究世界的熱情已經漸近冷卻,十年的還款期,他已經捱過了七年。他心想,已經三十五歲了,讀完博士已經四十歲,沒甚麼氣力的了。一年前夏秋交制之時,他決定不再申請了,接受命運當一個港式獅子山精神願景之下無怨無求的小齒輪終老。就在此時,一個碩士班同學找他聚舊慶祝,原來是他成功考進博士了。這個同學當年成績相當差勁,畢業後卻乘浪放棄原來事業去了金融界賺大錢,沒有甚麼出版紀錄。這年由於經濟周期波動,想回歸學堂「避難」,讀個博士待經濟再炒上,才回歸金融界。他幸運地申請一次就成功了。馮戊康本來覺得自己真是倒霉,但覺得此君都能成功入讀覺得很可疑,於是私自跟蹤這個同學。豈料某個下午見到這個同學和王仲麗在中環的茶室約會,更竊聽到他們講話。王仲麗向這名同學追收尾數。馮戊康終於知道這位同學成功入讀的原因,打算詳細調查學校的貪污集團。未幾,這位同學再打電話和馮戊康閒談,說會放棄入讀,到外國留學。馮戊康想必是雙方尾數問題談不攏了。馮戊康轉為跟縱關鍵人物王仲麗,發現她與很多年青人見面,每次都談尾數問題。有幾次他成功以微形攝影機偷拍王仲麗收下支票的畫面,高倍數的高清鏡頭連支票號碼都拍了下來,這個將會是非常有力的證據。
馮戊康以匿名信將調查手記及拍攝紀錄都寄交廉署舉報王仲麗。至於廉署過去一年的調查為何,他已經不清楚。
假如徐亞松都有涉及這單案件而畏罪自殺,馮戊康再想,其實他是沒有責任的。徐亞松只為自己贖罪。直至被警方扣留兩天被釋放,回到家中,發現信箱有一封信。郵戳日期是三日前,即是徐亞松約他見面的那日。郵戳上寫明是長洲郵局寄出,沒有回郵地址。打開信封,原來是徐亞松寫給他的一封信,長達一萬字。他見過徐亞松的字跡,他肯定這封信是徐亞松親筆寫的。看過這封信,他終於清楚整件事件的來龍去脈,而且他相信現在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整件事的真相。而另一個他肯定的是:徐亞松並不是自殺。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