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社會派推理小說習作 #5

Posted on Aug 17, 2010 by Chung-hong Chan

廉署已經想不到理由再扣押王仲麗,只好讓其保釋外出。鉅額保釋金竟不是由王仲麗自付,而是由港中大學出資。與慣常「貪污即割蓆」的做法不同,港中大學甚至沒有辭退王仲麗的意思,連停薪留職都沒有,保釋金及律師都有大力支援。傳媒嘩然,大學於是扭盡六壬操控傳媒,狂搞傳媒吹風會甚麼甚麼的,在輿論製造王仲麗是被迫、無辜等等假像,大眾於是再將矛頭聚焦幕後黑手徐亞松,港中大學不再成眾矢之的。王仲麗回到工作間,第一時間被院長張兆麟傳去問話,內容為何,無人知曉。
港中大學醫學院附屬公共衛生學院職員有耳語,討論王仲麗為何深得港中大學包庇。有人認為,張兆麟權傾朝野,政界、學界甚至警界都有交情,刷一兩張人情卡,甚麼事都可以辦妥。但是,為何張兆麟非要保著王仲麗不可呢?這一點最惹人懷疑。不知內情的人,就此事分成兩派,第一派認為王仲麗實為張兆麟的情婦,而徐亞松的確是幕後黑手。情婦的安危,當然要盡力保障。這一派的支持者,甚至爆出傳聞,指親眼目擊王和張單獨約會。又分析部門在活動拍下的照片,發現王常站在院長身邊。第二派卻認為,徐亞松只是代罪羔羊,實在是張兆麟為幕後黑手,他要保著王仲麗,是要她用力指證徐亞松,為自己洗脫罪名。院長一定要厚待王仲麗的原因,是雙方一反臉,她甚麼事都做得出來。「情婦派」和「黑手派」在茶餘飯後討論誰較真確。另一個討論點是那些研究生是貪污的。研究生仍然在學校就讀,這些討論令研究生相當尷尬。其實,那個遴選委員會,是連校內的職員都不知道是怎樣運作的,難怪可以發生舞弊事件。
就在此時,第三派懷疑論者出現。這一派認為,大學高層才是幕後黑手,否則全校所有學系的研究生遴選委員會何以要像秘密組織?不見得光的,其實都是被大學高層利用的棋子。實情是,根本不是張兆麟包庇王仲麗,而是大學直接包庇她。張兆麟控制學校大力包庇王仲麗,為錯誤的假設。亦因此,徐亞松、王仲麗和張兆麟都是棋子。這一派認為,一家新開業只有十年的私立大學,豈能迅速爬升,成為政府重用的機構。早有傳聞,大學醫學院前院長李某可以安插到政府當教育局長,是特首選舉時大學大力捐獻小圈子特首的競選經費,再加大學所有選委會選票都投給現任特首的政治交易。一家大學,何以有大筆款項捐輸?就是層層貪污積小成多。但事實證明,這筆捐輸是非常值得的,最少對於衛生學院來說是值得。張兆麟和教育局長李氏,在醫學院一起求學,相識於微時,有幾十年的交情。朝中有人好做官,張兆麟要政府甚麼研究經費教育經費都不成問題。另外兩所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只好走港中的同一條路,紛紛以巴結權貴、親近建制來爭取生存空間。相反,教育質素如何已經沒有太多能量兼顧了。
校內三派討論得難分難解,大學以外,卻有一個年青人在趕尾班船入長洲。他應約與某個人在渡假屋外的海灘見面。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