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數碼村落

Posted on Jan 29, 2010 by Chung-hong Chan

本地有一個出色的諷刺博客叫做 Libertines pub ,我是非常愛看的。他們多次稱香港是一個 Digital Village ,人們是 Village people ,已經夠搞笑。但當你看看香港的現實情況,你會覺得他們所言非虛。雖然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農民 ((我家至今仍然務農)) ,但我想 LP 所說的 Digital Village 是指香港縱有強勁的資訊科技,但是人民卻在自我設限,以重重圍牆將自己的視野堵住。
例如將補選說成公投,還勉強可說得通,最少兩者都有投票這個動作,爭在是投侯選人還是投議題。但是人跟你又跟之下將補選說是港獨,就是離題太遠了吧?可是謊話廢話講得太多竟變成真話,錢愈多的人愈信。只怪香港要搵錢最不需要的其實是獨立思考。
數碼村落。
香港至今天,仍可以有人可以茅山、巫術騙財騙色。對,這真的是 Victim Blaming ,我真的不想如此愚蠢的事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想映照出我每事質疑的優越感。如果那些騙徒可以不受法律制裁,而香港又這麼多有米村民的話,曾狗政府可考慮多開四大產業,分別是:茅山、法術、按摩及種生機。
數碼村落。
其實我真的永遠不可能成為醫生,但永遠都可以成為病人。我想我講話份量是會細聲一點的。我真的可以抽離事情的去看每一件事。但是我卻永遠不會偏離我所查證的數據及事實。你可質疑我的立場,但請同時質疑數據。我的立場是建基於我對民主自由的尊重,以及由傳媒以外獲得的數據。早兩天更是連已經打了幾十年的「白喉、破傷風、無細胞型百日咳及滅活小兒麻痹混合疫苗」都被傳媒集體巫毒,似乎我不單止應該投入叫停豬流感疫苗計劃,連香港小兒防疫注射計劃都應該要叫停,我最不忍見到有下一個「受害者」。
說到那支「白喉、破傷風、無細胞型百日咳及滅活小兒麻痹混合疫苗」( DTaP-IPV ),令我想起同屬小兒疫苗計劃的「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及德國麻疹混合疫苗」( MMR )。今日英國報紙頭版新聞,香港數碼村落是不會報道的。話說 1998 年,有個醫生叫做 Andrew Wakefield ,突然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到 Lancet ,指 MMR 可能與自閉症有關。但是該醫生在記者會信誓旦旦指 MMR 和自閉症被證實有關。各大小報章都頭版報導此事。亦因此,引起公眾對 MMR 的恐慌, 1998 年有 91% 的嬰兒有注射 MMR ,至 2003 年降至 73% 。事後的大形研究,全都未能發現 MMR 與自閉症有關。 Andrew Wakefield 亦被各大傳媒與學術機構調查,方發現 Andrew Wakefield 涉嫌偽造數據(還計錯數)、利益衝突,而且研究是違反道德,未經過道德委員會審查。 Lancet 隨後亦退回 Wakefield 的文章。話雖如此,但是社會仍要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就是 1997 年全英國只有 57 宗痲疹,至 2008 年卻因為很多人無免疫力而暴升至近 1400 宗。 ((痲疹的死亡率是每 1000 人感染有 3 人死亡。值得注意的是,少了人打 MMR ,自閉症的發病率 incidence ,沒有如 Wakefield 所預言的減少,反而還有所遞增。))
據泰晤士報報道, General Medical Council 完成對 Andrew Wakefield 的審訊,指他濫用職權,進行不道德的研究,令兒童接受無需要的入侵性醫學檢查。
我發現,你是可以選擇利用網絡在數碼村落看世界,也可以選擇用網絡圍堵自己。選擇,是一個強大的力量。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