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政治語言的心智

Posted on Jan 24, 2010 by Chung-hong Chan

歐威爾在其文章 Politics and the English Language 指出,政治語言的作用,是要隱藏意義,而不是用作表達意義。故此,政治語言多數是含糊而無意義的。
例如之前我們會說警方向示威者「發射」胡椒噴霧。但是為了令警方使用暴力變得合理,傳媒將含有施者及受者關係的「發射」一字,降等至意義含糊的「施放」。故此,香港傳媒都寫警方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今天我在明報刊登的文章更含糊,是寫警方「使用」胡椒噴霧。下次公安像六四屠殺般開火殺人,可以由射殺,淡化為「使用槍械」、「使用武力」等等。
by-election 說是 de facto suffrage ,最後竟被提升至 referendum ,還有談這個東西的法律約束力的問題。得到這樣的結果,是社民公民兩黨都預料不到的-是預料不到的成功。一直以來公社聯盟也只在說「變相公投」,本博稱為「偽公投」。普遍香港人都只看結果的,不理會事件的意義及過程,我想公社聯盟都擔心,香港人會因為這個東西是假公投而不投票。但兩黨就以語言隱藏真義,包裝此一補選為公投,中央卻以假當真,將此一運動當成真公投去批評之,這不是預料不到的成功麼?由此可見,最愛亂用政治語言搬弄是非的中共,其實在解讀政治語言的心智還很稚嫩。一般香港市民都不算太受的政治語言把戲,中共卻中正人家下懷。香港特區曾政府,只堅稱此「變相公投」為補選,反而更勝中央一籌。最可怕的是,明明有獨立思想辨別政治語言把戲的香港政客,竟隨著中央的幼稚解釋而宣佈不參加補選。由此可見,心智能力低下,只要有利益的傳遞,是可以傳染的。說到玩弄政治語言,自由黨、民建聯都敵不過毓民等等寫慣文章的人,就憑他們使用「起義」 ((我不是說用「起義」兩個字係好,但是連用「起義」兩個字都無 guts ,仲樣衰。)) 已經點到那班人陀陀擰,隨著那兩個字而起舞,就知道高下已見。自由黨、民建聯等等,想玩好這個政治遊戲,拜託,食少點政治免費午餐、少做點橡皮圖章,多點論政。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