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漆黑將不再面對

Posted on Jan 5, 2010 by Chung-hong Chan

與同學們燒烤。
回家途中,與友人討論香港的專業問題。我們得出的結論是,香港的專業介別,例如醫生、律師及臨床心理學家等等,都設重重關卡。這些關卡,目的就是要玩謝外來人。
例如醫生,一個在外國畢業的醫生,無論是 PKU 還是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他要在香港執業,到底要怎樣?係要考 LMCHK 牌,而一般又覺得香港醫生係過剩的,於是乎考 LMCHK 一年百幾人報考只象徵式的收幾人。 ((注意:以前英國讀醫科,九七前是可以直接回港執業。但是九七後已經不可以,都要考 LMCHK 。曾狗個仔,是在九七後畢業回港,但是他在 University of Bristol 畢業。理論上都要考 LMCHK 。但是曾狗曾發信給醫務委員會要求短暫性延長在英聯邦國家畢業的香港學生免考 LMCHK ,讓兒子可安插香港。)) 而港大及中大畢業的,卻只完成五年醫科及實習就能出來執業。
心理學一樣。港大、中大、城大都有心理學本科,但讀完一個心理學本科,不可以當臨床心理學家。要再讀一個 MPhil ,才能稱為臨床心理學家,而且是只接受港大及中大的 Master 課程。就算城大有提供臨床心理學的 PhD ,讀完都是不會被承認為臨床心理學家。理大快將推出心理學課程,我只能夠說是另一個像杜拜的夢。
韋伯其實 N 年已經說過,布爾喬亞不單是像馬克思所說只壟斷了生產工具,他們還壟斷了聲望( Prestige )及社會地位( Social Status )。新自由主義者所說的學歷社會爬升階梯,就算存在,都是一條破梯,是要看你的出身、運氣及是否會「拍搏頭」的。幸好的是,我沒有想過成為一個專業人士,否則就要爬這把破梯。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