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研磨

Posted on Nov 17, 2009 by Chung-hong Chan

正在準備另一個專欄。對,是七色部落之外的另一個欄。
我初初以為一樣,但原來專欄與寫 blog 是不同的。又或者,我未去到專欄與寫 blog 層次相同的境界。
最近一些事情,令我見識文字的可怕之處。文字可以傳承知識、事實辦證、抒發個人感受,本為美事。文字就像人的心,就是「心有屎,人皆屎;心有佛,人皆佛」。 ((此言的典故,出自蘇東坡。話說蘇東坡與佛印打坐。打坐完畢,東坡問佛印他像甚麼,佛印答他像一尊佛像。東坡大喜。佛印反問東坡他像甚麼,東坡說佛印像一舊屎。東坡佔了口舌便宜,回家與蘇小妹分享。蘇小妹說東坡不知道佛印才是佔了便宜。蘇小妹說佛書上指,心中有佛,則觀看萬物皆是佛。佛印因為心中有佛,所以看東坡像尊佛。小妹問東坡,當時他的心中到底裝了什麼。)) 就連最近 hit 爆的《賭博默示錄》,主角開司大破老奸巨利根川,原因之一是利根川自己老謀深算,在思考開司出牌時,也因為自己的盲點,認為開司都一樣會老謀深算。心中有一點點對人的專重,無論對事情的理解如何,是忿怒還是鐘愛,肢體動作、言語,可能壓不住,出言不遜,亦時有所聞.有時甚至無可厚非。互有理解,一時火摭眼亂說話,確可原諒。但文字是經過沈澱、雕琢的思想,應該要寫得溫婉、嫻雅、情理俱備,因為真理就在你的手中,何苦指桑罵槐、鼓吹煽動、有辱斯文。殺氣騰騰的文章,無論內文的要求如何合理,以文字激化矛盾根本無助解決問題。文字不應是用來解放口中說不出來的魔鬼,而是用來說服每個人心中的天使。
此事給我的警惕是:沒有研究,真的沒有發言權。沒有實證的指控,寫來何必。以後寫文時插科打諢,更加要保持頭腦清醒,也要講求實證支持。與其亂寫文章,激怒他人,再求他人原諒;不如自己多加研究,情理俱備時再說未遲。 ((最近的例子,是蔡瀾對天水圍大排檔事件的感受。看得到他對官員的忿怒,但他仍是以一種告誡、開懷的心情應付。倪匡也是,他是串,但你會聽他,因為他有理,也有德.還有真。)) 沒錯,文字是要經過研磨。董驃生前有一名言:「交一友要千言萬語,失一友只三言兩語。」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