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甘乃威將被唧牙膏

Posted on Oct 5, 2009 by Chung-hong Chan

自從奇拿事件之後,所有公眾人物都應該了解到何謂唧牙膏。唧牙膏式的暴露事件,是破壞一個人誠信的最佳方法。奇拿事件,唱片公司回應相片是偽造,仍未落網的「奇拿」即時多放幾張相片;說當時「很傻很天真」,又再多放幾張露骨相。無論是否有意,這樣以小量黑材料作餌引當時人回應,再逐步披露事件反駁當事人的回應講大話,必可將一個人打沉,廣東話更傳神,就是要玩謝你。
更加近期的唧牙膏,是正生書院。當他成為傳媒寵兒,即小爆投資雞竇事件。過一會兒正生開記者會回應沒有投資雞竇,傳媒再爆說正生講大話,甚至假慈善。現在正生校長已經不願回應,正生亦從寵兒回歸平靜,修補事件所引起的傷害。
星期日高調開記者會否認「性騷擾或因求愛不遂而解僱前女助理」,卻又拖泥帶水留下尾巴,故作大量說要保護該名前女助理,而不肯透露解僱原因。本來我們就不要求議員應如白紙一張,甘的回應「加強」( Foster )了這個要求。留下來的尾巴,亦令傳媒想更加想去尋幽探勝。傳媒已經在發動人肉搜索機器,找到該名女助理的前僱主譚香文證明甘乃威講大話。找到那個女事主,是遲早的事。
不要被我估中,預告明天出版的壹仔,近乎 100% 可能會再有料爆,例如找到那位女當事人訪問,甚至可能有錄音,力證甘乃威講大話。總之人家的證據極有可比你吹水強。根本,昨天的記招如果只是吹水的話,根本不應去辨。要力證傳媒老屈甘乃威,就應該拿出解僱前女助理相關的文件及記錄出來。而不是語帶曖昧的「以保護事主為由不透露解僱原因」。如果真的是求愛不遂而解僱,應該老實承認,自行拆彈,承認疏忽。再重酬女事主在記招擺「和頭酒」,做場「重新僱用」 Show 。民主黨完全不清楚他的對手是誰:甘乃威的對手,不是那名前女助理,而是可以令他身敗名裂的「盟友」壹傳媒。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