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2450

Posted on Sep 15, 2009 by Chung-hong Chan

金融海嘯一周年,新聞頭版是細細單位天價兩千四百萬,簡單是一種嘲弄。每一次出現這種新聞,是一種預警。假如金融海嘯是十號颶風,現在最少都已經是三號強風。假如之後出現了少年炒樓神、學生不上學炒樓甚至全民皆樓的新聞,即是掛了八號烈風,是時候下班回家避風。
香港是一個無炒不歡的城市,在報道天價兩千四百萬單位時,記者指出兩千四百萬等於十二個第一城單位、租住豪宅 89 個月、廿九萬股匯控、打工仔 194 年零五月的薪金、四十一架賓士名車以及三千九百部 iPhone 3GS 。但其實,那兩千四百萬港元,可以交 204 個碩士學費、 462 個 100% 殘疾長者一年的綜援、使用兩萬四千多次急症室服務、一萬六千部 OLPC XO-1 以及一萬兩千多個貧窮家庭學生開學書薄費用。
錢就是這樣,需要它救命的人,永得不到。多於需要的人,掟落咸水海也情願。對,或許這就是自由市場了。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