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Posted on Jul 28, 2009 by Chung-hong Chan

當你與一般民眾談論時,他們用「食鹽多過你食米」之類的方法去挑戰你,你一方面會覺得這些挑戰對討論毫無意義,是對於你個人的 ad hominem attack ,想以你其人的稚嫩廢你的言;另一方面,你或會感到革命的必要性。為何中國人這麼的愛以存在經年作為抗辯的理由?
一個制度,如果存在的時間太久遠,不一定代表它行之有效,其實亦代表,它的弱點亦被接受了太久。怎樣才能令一個制度的弱點長久的被接受?一是他的長處遠遠超過他的短處。這種叫做 Survival of fitness (適者生存),無可厚非。二是這個制度有奴役、消磨反對者的傳統,亦有執行此傳統的權利,不管這是非法或合法。這是 Survival of the meanest (無恥當道)。絕大多數是因為條件二的存在。
每次聽到一些制度連續存在幾百甚至幾千年,我就感到感冒。幾百年前和現在根本不一樣,一個制度存在幾千年,死而不僵,代表這種制度根本不合現世的要求。
在學術界,科技革命每幾年一次,每十幾年進行一次範式轉移,而且發生時間有愈來愈短的趨勢。就是因為,學術要追近現代的要求。學術界不需要的是和階,更需要的是黑格爾式的「正反合」辯證。 ((就算連宗教,亦因應時代出現改革。))
極權系統,就算真的可以千秋百世的存在,但它的存在只是建基於將珍貴的資源用於暴打及思想箝制,而不是將社會資源用於改革系統去蕪存菁。當社會資源臨近枯竭,就是這些極權系統崩塌的最後一條稻草。中國朝代的覆亡,無不是這種狀況,官迫民反。可惜的是,封建系統幾千年沒有改變過,時至今日只是以另一種名稱存在。
下次再與人討論,請你不要再搬出這個這個東西存在了幾多年。醬缸文化 ((柏楊道:「夫醬缸者,腐蝕力和凝固力極強的渾沌社會也。也就是一種被奴才政治、畸形、道德、個體人生觀。和勢利眼主義長期斲喪,使人類特有的靈性僵化和泯滅的渾沌社會。」)) ,柏楊講了幾十年,我們還誇耀一個醬缸存在了幾多年,有甚麼意義?中國現在只有會自已專業手作、在苟且偷生的學問家,卻沒有一個敢於反醒、破舊立新、創造未來的思想家,有的都關進牢裡去了。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