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正生書院到大生圍辦學

Posted on Jun 16, 2009 by Chung-hong Chan

公園仔君在其博留言寫道本人要求正生書院到大生圍辦學,才發現此一訴求未在公眾頻道發表。故特撰文,以表我意。
我同意公園仔君所言,大眾針對梅窩要他們「硬食」正生,卻沒有人願意承擔正生,是令人不安的社會現像。我們看看各個政黨,像極政府置身事外的惡毒咀臉,沒有人為雙方說話,因為順得哥來失嫂意,冷酷至此,亦為香港之悲哀。世上很多弱者受侮,就因一些強者偽善地袖手旁觀,不肯弄污他們的白手套。 ((原文出自陳雲,我偷用。見《民主戲一場》,第五十頁。))
我雖不是大生圍村長,亦非任何鄉紳,但讓成為人球又或被大眾怒噴口水沾濕的正生書院落戶大生圍,乃合乎大生圍之利益。
先分析形勢,大生圍曾有兩所學校,一曰大生圍學校、一曰培幼幼稚園,先祖父為前者的校監,曾大力捐輸建校。兩所學校,皆為七八十年代出生率上升時的產物。這兩所學校,早於八十年未葉至九十年代前葉,因收生不足倒閉,當時還沒有殺校這個有如 Battle Royale 的遊戲。兩校一直荒廢,無所事事。就連校內的一個藍球場,亦即區內唯一一個藍球場,亦未向大生圍村民開放。
我深明此兩校已經荒廢廿年,未必合適已有百多學生的正生書院。而且大生圍學校為典型之村校,只有單層教室六所及辦公室一所,未必適合寄宿之用。但只要經過翻新,作為正生芝麻灣二校,亦未嘗不可。
何以我說正生書院到大生圍辦學為合乎大生圍居民之利益。大生圍學校荒廢經年,浪費土地,此其一。正生書院,乃係本地少數戒毒學校,開宗明義,講明所有學生皆誠心戒毒,而且肯定校內嚴打毒品流通,警察亦會多加查探掃毒,有利治安也。而且該校實行禁閉式寄宿管理,將對居民無甚滋擾。就像診所列明傷風感冒診金為二百,雖然頗貴,但總比沒有列明的為佳 ((因沒有列明診金之診所可以收你二千蚊而你被吹撚漲也)) 。洋文曰: predictable 也。假如大生圍學校重新辦學,開設另一常規文法學校,難保會像大西北其他學校的命運,辦出另一間玫瑰崗來。再加上新界區土豪惡霸橫行,此一文法學校難保會有黑勢力入侵。常規文法學校多採開放管理,難保黑學生會滋擾村民,永無寧日也。洋文曰: unpredictable 也。假若重開禁閉式學校,或者更適合大西北的特殊環境,此其二。
網上行文,往往將正生學生與核廢料等等 NIMBY 類比,實屬 knee-jerk reaction ,不智也。正生學生,雖一兩學生或可能毒根未除淨,還未能修心養性,回頭是岸。但從新聞片所見,部份皆為洗心革面之學生,受天主蒙召,有一夥熱切助人之心。觀乎大生圍乃屬老暮之村,區內居民老弱多病,正生學生或能與村民合作,時而舉辦鄰舍互助之活動,以立互相關懷之風,或能創雙贏之局。現時正生與梅窩之民硬拼,政府卻置身事外,確三輸之敗局也。
大生圍周邊,其實滿為電塔、流動電話天線,甚至連人見人憎的貨櫃場及堆填區皆有之。所有 NIMBY 齊備,大生圍居民豈有不容正生書院之理?
唯大生圍之旁乃係錦鏽花園,高尚住宅區也。此地之人僅關心樓價,於大生圍設立正生,或會惹來錦鏽花園居民反對。觀乎世俗人對梅窩之居民的筆伐口誅,錦鏽花園居民還出來反對,乃屬戇撚鳩之舉也。梅窩中人尚可高舉資源貧乏及發展旅遊之檔箭牌;若錦鏽花園居民反對鄰近興建戒毒學校,世人皆會看清,貴地段人士純粹的自私自利以及法西斯主義之餘魂在作動矣。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