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四位一諤

Posted on May 29, 2009 by Chung-hong Chan

六四廿周年前夕,社會出現四位一諤,分別姓陳、曾、呂及詹。我認為,史學家日後,可以借鑑屠猶否認者,為這一類人的想法,以一個名字包裝。其實「屠猶否認者」,都不一定是全盤否認屠猶的存在,故此史學家會用 Holocaust revisionism 一詞,即屠猶修改主義。我認為四位一諤的想法,可稱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revisionism 。如果 massacre 一字有爭議,我們用官方字眼 Political Turmoil between Spring and Summer of 1989 revisionism ,水蛇春。不如叫作「一諤主義」, Ayoism / Yi-ngokism 。 ((向泛民議員倒指公的葉國謙,我覺得他不算一諤,因為他沒有就六四發過言,我認為他只是一種攻擊政敵的行為。))
我們假定西環中聯辦會指使人去說話或不說法,又假定中聯辦與所謂的親建制派有聯繫。網上很多言論都認為,四位一諤的言論是有備而來,是中聯辦指使。經過與網友在微博客的多日的討論,我認為這個說法有問題。
中共官方對六四的立場,由最初說成是四人幫餘黨背後組織的反革命運動 ((這個是中央電視台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對北京學運的定性)) ,慢慢轉化成六四天安門事件、八九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最近更加是不主動題起。當被「不肖」傳媒問及,就只是回答經濟發展怎怎怎的「標準答案」。中國人有一個傳統,叫做多言多敗,現代的解讀叫做悶聲大發財。對一件事情最大的否定,不是對此事情發表任何意見,而是不發言,令事件在民眾的集體回憶裡消失。我們可看看民建聯、工聯會、自由黨近年對平反六四的行為模式,會看到這個「悶聲大發財」的道理。馬力是錯誤的示範,因為他激起民忿。從此以後,所謂的真親建制派,即可能與中聯辦有聯繫的政客,亦與中共同一口徑,不再題起這個民族傷口。因為他們每次發言,都會被解讀成為六四屠殺辯護,繼而激起民忿,曲線支持平反六四。而且每次都會將責任算到西環頭上。
但是我們應該怎樣的去解讀陳、曾、呂及詹?這四人的言論,除曾一諤首先的標準答案之外,其他都不像有西環教路。我認為此四人應該是真心的相信中共對六四早年的宣傳。最新的主體思想,是不題起,不發言,他們因為親疏有別沒有接收到這個指示,亦對政治潮流的觸覺太差。這些西環眼中不值一哂的魚蝦蟹毛沒有更新他們的 database ,借用網民術語,他們來自歐( out )洲,潮左。他們好些還以為自己精忠報國,立下了汗馬功勞,但其實犯了天條而不自知。中共要求建設和諧社會,社會要的是河蟹,不能再激發敵我矛盾。西環現在或許在盤算,香港市民支持平反六四創新高,這是誰之過?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