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tream of conscious

Posted on May 11, 2009 by Chung-hong Chan

今天是論文草稿的死線。我一直覺得我交不到。但經過數天爆珠爆 seed 之後,都是交了。回想起 Undergrad ,那時的 FYP ,完全是無聊課題,那個所謂研究解答的是一條以 FYP 之規模,絕不能解答的問題。當年我仍是一個心散的少年人,對所有的事都諸多不滿,我覺得當時的研究是有點得過且過的。但最終都獲得一個 B+ 畢業,但亦無助於拖高我的 GPA 。
見到盟友 Gabe 對 FYP 作品的火紅熱情,我覺得自己非常削。
出來工作數年,終於知道何謂研究的精神。如果我在 Undergrad 時知道這個,或者我今天會像當年學士畢業的同學,已經相相博士畢業了。世事就是這麼多的 Mismatch ,亦因此會造就出不同人,在不同的時空出現。
今次碩士研究,雖然仍有我的懶懶閒性格在作動,但我覺得這是我一生其中一件最精心製作的製成品。可能有「過份操作」。雖然過程不停被質疑此研究的作用,但我仍是努力經營。對的,論臨床應用,我的研究絕對是比同學的差十皮,同學大多的問題都非常有臨床實用價值,例如預測癌症、痴呆症老人平衡力之類。我其實是一個非臨床人士,很多人覺得我是一個統計學人,其實我是一個生物學人。我想,我的研究其實是一個遲來的人類生物學研究,被指沒有臨床應用價值,亦屬正確。
最近得知,出版學術期刊的 Elsevier 被發現出版了一本叫做 Australasian Journal of Bone and Joint Medicine (澳大拉西亞骨骼及關節醫學期刊)的「學術期刊」,內裡研究及文獻回顧文章全部都是支持默克藥廠出品的藥物,如止痛藥快確適( Vioxx)及骨質疏鬆藥福善美( Fosamax )。最近被踢爆,原來這本名稱非常正氣的「學術期刊」,是 Elsevier 收受了默克藥廠金錢,全資出版的「假期刊」。目的是當默克的推銷員在販賣旗下藥物時,可以說「根據澳大拉西亞骨骼及關節醫學期刊的研究.... 」 Elsevier 承認,旗下最少有六份這類的假期刊。
最近再踢爆一位塔夫茲大學( Tufts University )醫生投文到 Impact Factor 達到十幾的 Circulation 期刊,以 meta-analysis 方法證明快確適不會增加心血管病的風險。最近聯邦政府控告默克藥廠隱瞞數據,這篇有有誤導成份的 meta-analysis 亦被調查。這一位塔夫茲大學醫生終於承認,當年那份 Meta-analysis 不是出自他的手筆,其實是由默克藥廠撰寫,再以他的名稱發表。我想,是因為塔夫茲大學的名聲夠響,而且可以扮作獨立調查吧。
這個就是臨床研究圈了。
最近在想,畢業後可能會覺得很空虛,應該給自己怎麼樣的挑戰。
* * *
我們是否一定要因為一個人說出所謂理性的說話,從而對他的說話照單全收,因為他說的話是所謂的 Critical thinking 。例如母親節我慶祝母愛偉大。你突然之間好很理性的同我講:「你有咩野證據證明呢個係你老母,你 check 左 DNA 未。」你係好理性好科學,但你理性質疑的目的是甚麼?你講句如此理性的說話我不應該小狗你。還是我應該回應:「呀!係喎,我真係未 check 喎,真係多謝你,重搞到我同呢個女人白白慶祝左N年母親節添。」
最近有人說汶川地震無人因為豆腐渣工程而死。就假定有豆腐渣,豆腐渣學校倒塌,學生被壓死。我們要教學生有 Critical thinking ,是不是代表我們要去質疑汶川地震學生被壓死,官員貪污有責任,學生原來都有責任?不是嗎?他們可以下課呀、又可以不上學、甚至明知是豆腐渣而不選讀那些學校。壓死的可能還有官員及官員的子女呀。就算官員貪污有錯,也只是有點問題。看!多麼的理性。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