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死仆街

Posted on Mar 30, 2009 by Chung-hong Chan

竟然有讀者留言就仆街事件說起道德來。好,就談談道德。
社民連是左翼份子,或多或少受馬克思影響。無論馬克思在資本主義社會如何惡名昭彰,假如我們相信自由市場,也要相信有自由思想。最重要是讓不同的思想流通,由市場決定那一種思想流行。多讀一些書,會明白社民連的出發點。是否接受由你自己決定。
根據馬氏的歷史唯物主義學說,所有文化皆為意識形態。所有人類文化範疇,舉凡宗教、藝術、文學、科學及道德,皆為意識形態的反映。而馬氏認為,人類文化,只反映當時權力階級的意識形態,甚至是用於為他們鞏固權力。而道德,是以社會某一種人的角度(通常為權力階級),去解讀及操控人類行為。
我們可以用這個角度去解構為何有些人反對長毛講仆街。例如本博讀者說本人的子女(如有)會用仆街問候我。這種批判近乎是社會主流。這個就是假定立法會和當權者就有如子女及父母的關係,完全與建制派的利益系統一致。故此說長毛講仆街,有如子女向父母講仆街,其實就是鞏固政府現在的權力。亦即是強化我們專稱為「阿爺」的那個父權主義當權者。鬧兒皇帝曾某,亦即冒犯「阿爺」的權威。這一抽二拎其實又奇蹟地呼應馬氏的歷史唯物主義學說對道德的定義。
張前主播反對「講粗口」,道理是講粗口侮辱女性。這個是女性主義的觀點,認為女性應該享有與男性同樣的政治、社會、性慾、智慧及經濟權利。張前主播的道德批判,如果用馬氏的歷史唯物主義學說對道德的定義去解讀,其實是在鞏固女性的不受屈辱的權利。這個行為理應嘉獎。我一向贊同女性主義。但第一,今次涉及事件的疑似粗口,如「狗嗡」、「吊吊揈」、「仆街」及「臭四」 ((臭四或者可能涉及臭西。但傳媒已經相當常用臭四這個字眼,去形容脾氣暴躁的女性,如鄭秀文及謝安琪。可與「發皮四」這個廣東俗語一起思考。)) ,無一涉及女性生殖器官或男性對女體進行的性行為。第二,假如今次事件涉及的,是有如爆金爛尹光所說的「少理阿爸」或「關人隱士」,請問張前主播的道德批判又如何站得住腳。
請記著,議員永遠不是道德的示範單位。因為他們的權力一定不及有明顯道德教化作用的家長、教育及當權者。假定我們相信議員是道德示範單位,而對議員行為不予道德批判就等於社會原來接受這套道德規範,即代表市民相信言而無信、相信否定歷史、相信有奶便是娘西瓜靠大邊、相信不能講廣東粗口但能舉西方粗口手勢。噢!寫到這裡,這些都好像是香港的道德現實。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