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政治正確與集體虛偽

Posted on Mar 27, 2009 by Chung-hong Chan

科大發生的男女戰爭事件,是一位男教授做了一個全港性數學尖子測驗,發現男生常用列式方法,難以令人明暸,唯分數平均較高;而女生著重將結果整理到易於令人閱讀,但平均分數較低。那名男教授根據結果在記者招待會發表了一句:「男生精於邏輯思維,女生擅於組織與表達」 ((這根本就是對女生的恭維。現在社會講求是 Right Brain , Left brain 的邏輯思維大部份已交給電腦。女生具有組織與表達能力,反而是在現代社會更易生存。)) ,旋即引致校內女性理工科教授群起反對,組職發聯署信表達不滿。我想這是香港政治過份正確的最佳注腳。
假如該名男教授發表有關言論,是沒有數據支持,女性理工科教授大可以將該男教授打成沙豬,說他在 Stereotyping ,在公眾地方一起燒胸圍解放解放。但今次有數據支持,為何還要打著男女平等旗號說男教授歧視女性?再者,說「男生精於邏輯思維,女生擅於組織與表達」根本並無貶低女性之意,只是該批女教授有美國式精良優秀邏輯傳統文化,名為逆向歧視,非黑即白。說男生精於邏輯思維,代表貶斥女生拙於邏輯思維。假如這個說法成立,男士是否都應該走出來反對,說女生擅於組織與表達,亦代表貶斥男生拙於組織與表達,理應在公眾地方群燒春袋抗議。
其實整個事件,最虛偽的地方,是只能做,不能講。男教授祭出數據,從數據獲得結論,這或許就是邏輯思維的表現;女教授不滿有關研究的結果,大可以學術角度批評那次測試的方法不理想,結論未必成立。但他們沒有這樣做,卻以逆向歧視方式思考事件,在短時間組職一場公開信批鬥公關劇。觀乎,這種男女行為的差別竟與男教授的結論奇蹟的一致。 ((我討厭港男港女討論,但這次過了火位。假如這是 she.com ,還可以原諒。可是那是一群科大教授呀!而且美式學術文化入侵,對香港亦不是好事。))
這種文化一直深化下去,就會發展成集體虛偽。看看唐英年為首的一群政府官員,自己講粗口可以,別人講粗口就扮作不能接受; ((仆街一直不是粗口,無線電視劇都周不時講仆街。政府唐狗定性長毛講仆街係粗口,今日報紙紛紛改為X街,電視新聞 beep 晒個仆字。香港報紙咁搞法真係仆街。狗嗡吊吊 fing 也是粗俗說話,卻原字照登。不知所謂。陳雲說香港悲哀在於,文人要在報紙講粗口去證明我們有自由講粗口。或許陳雲現在於家中搖頭嘆息。)) 十四歲媽媽上網晒大肚相,被罵狗血淋頭唔知醜。 ((難道要拿三千元返大陸用衣架落仔才叫做知醜嗎?)) 還有是裸體掃描被何漢權之類的學棍評為敗壞風氣,黃成智之類的政棍指 AIDS/HIV 關懷組職的吸毒緩害指引是鼓吹吸毒。這一切一切,都是與香港人考慮問題時益發沒有關顧現實情況,只看到別人點點的道德模稜兩可,「有位入」,就要侵佔道德高地的居高臨下批判人的集體虛偽主義。這無疑是一種只憑踩著別人的屍體,去證明自己比別人優越的廉價行為。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