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Comfortably Numb

Posted on Jan 17, 2009 by Chung-hong Chan

我老婆是教徒,每次寫到這些問題,都明顯很壓抑,就像 David Gilmour 在 Comfortably numb 的結他 Solo ,明明可以去到好盡,但卻要故意的將能力壓抑起來,滿足原曲的命題。以前 Diaryland 年代,寫宗教真的去到好盡,但這些都是過去的事。
宗教原教旨主義者認為,現實生活中的任何情況,都應該用宗教所認同的標準,進行道德壓制。即是,宗教認為可接受的,就可做;宗教認為不可接受的,不能做。原教旨主義其實是一個殘破的概念,就算他們認為自己的行為完全遵守宗教的教條,他們都只是一個人,他們永遠只會將自己的「罪」 ((打飛機、講大話、貪財貪色、沒有憐憫之心,對於宗教戰爭甚至包括殺人姦淫虜略行為)) 收藏,指斥別人的「罪」。
個人層面的原教旨主義,本來不是甚麼惡劣,只是那個人缺乏獨立思考能力,沒有考慮世事比他們想像中的世界複雜,你一個人舉過手決志,不代表全世界人都舉過手決志。但當原教旨主義者混入政圈,這些人就會對別人的生活指指點點。只要他們愈保守,發現愈能激起與香港權貴圈重疊的福音派勢力支持。宗教人仕相信的價值,不等於我也相信這個價值。可是宗教人仕永遠的社會道德上身,認為他信的一套是解決現在社會任何問題的「銀子彈」。例如你認為不信耶穌死後會下地獄,假如我不信有地獄是否代表現世不用信耶穌?有宗教人仕想與我講宗教,我會一律拒絕。因為宗教這個概念,是超越了邏輯和理性。宗教是較為適合感性的人仕。例如耶教 icon 耶穌被釘十字架,感性的人才會認為他為清洗世人的罪。我阿媽最現實,問他耶蘇死左關佢乜事,佢會話關佢諗事咩。要滿足感性,世界上每天無辜枉死,達數萬之數。以色列用一個 DIME 炸彈炸一間加沙地帶聯合國小學,小童死傷無零幾十。要紀念,我會先紀念他們,而不是兩千年前聖經記載被釘十架的那個猶太人。
以上的一段,部份教徒聽到一定火燒心。與我「傾宗教」,無論是否出好意,用言語討論宗教都是苦了宗教那一方。這是我不想與人面對面「傾宗教」的理由。教徒每次討論宗教問題,會引聖經出來。這個不一定是壞事,現實很多的事都不能用邏輯和理性去解譯,例如我不能用邏輯和理性去解釋打小人、燒衣和裝香。但當事情其實是有邏輯和理性解釋時,你還用這種套路去分析現實的問題,就會顯得很汙腐,這種做法亦永不能說服我去信你的一套。我覺得:信就信;不信你點講,都不會信。或許我真的適合下地獄,反正現實其實與地獄分別不大。
當一個社會只會獎勵擦鞋,而不獎勵能力,社會就會愈來愈缺乏邏輯和理性,餘下的價值只有歸順及盲信。曾狗說 2012 諮詢要推遲到年尾,因為要處理金融問題。就算經濟環境仍差,十二月還是會「硬著頭皮」去諮詢。聽落去好像很有理,其實就有如他 freudian slip 的那句,是「鳩嗡」。為何十二月就能「硬著頭皮」,四五月又不能「硬著頭皮」? ((避七一囉!經濟差過屎,激進民選議員人氣高企,而家諮詢實大把人支持全面民選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喇。阿爺鬧死你都有支。)) 政府那麼多人,發展經濟的人又不會與搞政制諮詢的人重疊,政府不是每個時間只能處理單一問題吧?要是這樣的話,要對抗金融海潚為何又不將「網絡廿三條」諮詢暫停、「停車熄匙」諮詢暫停,而要選 2012 諮詢來暫停?所以曾狗話 2012 與經濟對立永遠係鳩嗡!你信佢嗡咪即係歸順同盲信囉!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