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隔岸觀火

Posted on Jan 7, 2009 by Chung-hong Chan

話說早幾日去澳門,作為一個港燦,我們兩口子覺得奇怪,在澳門除了用到最繁華的街有兩個交通警在吹BB之外,好像沒有見過警察巡邏。我們在搭的士時向司機問問,他說澳門警察只會長註金舖及賭場。其他街道是沒有警察巡邏,市民有事時要 call 他們。我看看澳門地圖,好像只有一家警局。
司機也說,澳門在回歸前後,曾經鬧過警察荒,無人願意做警察。只是最近博彩業收縮,才多了人做警察。之前曾經在電視聽說過,澳門無人做教師,教師跳槽去做荷官,簡直是社會悲劇。現在博彩業收縮,或者對澳門社會整體發展是一件好事。
司機又說,人在澳門讀得多書沒有用。讀得書的,都在回歸前後走光了。能讀書的,讀飽書後想在澳門創業,沒有可能。因為整個社會每一個環節都已經被大商壟斷,而這個大商其實又即係政府。人口又少、地方又細,其實澳門無內需。聽到這裡,我在想到底澳門出過甚麼的叻人,想呀想,我最少識兩個,一個叫譚志強、另一個是鍾偉民。司機又比較澳葡政府和現在的特區政府。他說澳葡政府韋奇立最尾幾年,就算貼錢給市民買樓,都沒有人願買,因為治安太差、前景不明朗;現在的政府像商人,做事果斷,但一樣有前朝的惡習如老歐事件。厚鏵不涉其中,沒有人信。
在澳門也迷上看酒店的葡文電視台,雖然完全不知道在說甚麼。遺憾是走了幾間唱片店都找不到一張 Fado (法多,葡萄牙傳統音樂,非常好聽)的唱片。有朝一日遊歐洲我要去一次里斯本。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