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學者不易為

Posted on Dec 24, 2008 by Chung-hong Chan

既然主教都說聖誕不值得慶祝,所以這個 Post 連例牌那句聖誕快樂都可以慳返。而且想寫些聖誕以外的東西。
昨晚與老友哎啤食飯,談到未來打算。我說我的目標很簡單,已經簡化為「有工做,有得玩,有書讀」。我的工作,朝夕不保。人人以為我有鐵飯碗。但其實市差的話,第一種可減的,就是研究 ((研究只是醫生高雅的興趣。)) ,下一步才到臨床服務。所以, Tiney 的工作一定比我穩定。
今年只能用勞累來形容。今年除了無名指環多了隻戒指,就是趕明年畢業的研究。事業依然不上不落,但這或許是好事,代表還有工做。這個年代,年青人有工做已經要劏雞還神。正如三十會公雞所言:「三十幾歲最大鑊」,我都快三張野喇,但都已經好大鑊。
最近要開始考慮 Master 畢業後的前路。同學們及 Tiney 認為,我應該繼續讀下去,即是要讀一個 PhD 。或許他們認為我有天份。看明報言生的專欄,他說學者不是優差。不是開個博整天說三道四的民間學者,真實的學者實太難為。學者包括兩層,是學位和教席。獲得學位,可能只要拉關係獲得修讀機會,苦讀多幾年,再付多十皮學費便成。但獲得教席又談何容易呢?根據最近最流行那本以統計學為恍子的吹水成功書,一個人要成功最少要有一萬小時的訓練。好命的話五年後我或已有 PhD ,屆時我做了這一行已經有十一年,一年當二百個工作天每天工作六小時, ((其實我下班後仍不停的思考,故此我每天的 Research mode 肯定不止六小時)) 即 11 x 200 x 6 = 13200 。根據吹水書的說法,我到時值得成功,還可以有 0.32 次找贖回來備用。可是吹水書作者都好醒,免卻別人有一萬小時訓練後仍然霉臭去追斬他。他說有一萬小時訓練外,還要有運。車!如果我有運的話,我連那一萬小時訓練都可以慳返喇。君不見城中公認名人成功人士,靠運者絕多。所以那些將這本吹水書奉若神明的,其實都好鬼戇居。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