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性與淫

Posted on Dec 1, 2008 by Chung-hong Chan

成報今日頭版報道「港澳性文化節2008」露天嘉年華,標題中有「淫賤按摩」四個大字。我實在想知道何謂「淫賤按摩」。
其實一早知道有一按摩叫做 Erotic Massage 。但 Erotic 是否等同於「淫賤」?
Erotic 一字,我找不到好的中文翻譯。從 Yahoo! 字典找來的中文叫做「色情的」。「色情」兩字,本身無負面。 Erotic 一字的來源,是希臘愛神 Eros (厄羅斯),由此可見,是先愛而後有性。 Erotic 是指關於性慾的美學。怎樣說, Erotic 都不等於淫賤。
為何社會會變成「凡性必賤」?早前有張學友與年幼親女洗澡都被指誨淫。 ((實情是不少家長都會與年幼子女洗澡,只有那些「長年老處男」滿腦淫猥思想、晚晚打飛機打到兩三點的才會指這是誨淫。)) 就是將性與淫賤聯同於一。再之前有中大學生報事件,就算文字上講性幻想,甚至討論能否進行亂倫行為都屬於誨淫。
以下的文字都可能屬於誨淫,請各衛道之士攻擊之。我自認是道德敗壞之士。
香港的正規性教育,如果還有存在的話,其實很簡單,只有兩個層次,分別是人類生物學,以及禁慾教育。其實前者人類生物學都開始沉淪中, ((蘋果日報 2007 年 12 月 14 日:教會學校撕掉課本性知識篇 主任稱為免中一生看後衝動)) 只留下禁慾教育。
李天命所指的偽專管理主義橫行,例如老處男霸佔某報一小角落,可批判別人教女;一前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加民建聯成員,可騎在網民頭上定義何謂「健康資訊」。香港的性教育在偽專管理主義之下被騎劫,性教育沒有提及到性所帶來的快慰及對心理平衡的作用。我接受正規性教育多年,我沒有聽過教師指稱性會為人帶來「快慰」、「舒服」的感覺。原因是,性教育被自稱會守貞節的人所管理,之於他們性是功能性的傳宗接代,或說不出有何神聖的「性本來非常神聖」。身心健全的人,都需要性,我亦不例外。這與淫及賤無關;公開談性,亦非淫賤。正如明光社不淫賤,女同學會、香港彩虹及紫藤都不淫賤。將性等同於淫賤,是出於對性的輕蔑;亦因為自己對性不敢宣之以口,卻對別人敢言談性的冷嘲熱諷。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