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垃圾山和貧民窟

Posted on Jul 22, 2008 by Chung-hong Chan

是日蘋果批 ((Gag 一個:我怕有一天我會有這樣的下場。)) 《香港之恥:外傭稅 工聯會吸乾外來工人》指出,香港徵外傭稅 ((正確名稱是再培訓徵款)) ,是吸外傭的血,貼錢為工聯會拉票。因為工聯會是受僱員再培訓局資助。而再培訓局,部份資助來自每月 400 元的外傭徵稅。至於「為工聯會拉票」之理,相信是工聯會在學員報讀課程時,會收集學員資料。這些資料,或者會用作拉票用途。我不知道這是否屬實。 ((我只曾在工聯會報讀無線電課程,我至今未收過來自工聯會的拉票宣傳。)) 假如收集個人資料等於拉票之說屬實,而受再培訓局資助開辦再培訓課程等於吸外傭血的話,根據再培訓局的資助列表,這筆賬,還有幾個政團要承擔。包括基哥和利哥的民協、人哥的職工盟和耀忠哥的街工。這些政團亦同樣需要譴責,他們同樣是「吸外傭血為自己拉票」。而其他「吸外傭血」但不太會涉及拉票的,還包括為老人提供就業服務的老年學會、一些傷殘人仕培訓機構、大學的持續進修學院、醫管局醫院 ((醫院會為病患者提供的職業培訓服務)) 等等。這些機構,如果不用「外傭血汗錢」去補貼,所有機構都自負盈虧,學費會很貴。人家已經因為經濟轉形失業,還要付超貴學費,是否不仁?當人只見到培訓機構用了錢,卻看不到這些再培訓對低下階層的作用,那就只會是「吸外傭血為自己拉票」。新自由主義者不是鼓勵人多進修爬升社會階梯的麼?拿綜援就說人家是懶人。到人家決定不拿政府綜緩去進修求學,以求增加就業機會,卻被說是「吸外傭血為自己拉票」的幫兇,低下階層真歹運啊! ((其實僱員再培訓局還有提供家務通本地家務助理服務,這種服務同樣是「吸外傭血」而來的。))
回歸基本,我認為就算九月開始停徵 400 元外傭徵稅兩年,香港外傭僱主都不會將那 400 元交還給外傭。 ((這筆外傭稅,實質上是應由僱主付出,但僱主有權從外傭本來最低工資薪金扣減 400 元交稅。)) 由始至終,那 400 元外傭稅的減免,都說是舒緩中產生活壓力的方案,而不是增加外傭薪金。僱主可享 3580 元最低工資的外傭,而不是 2003 年徵外傭稅前標準的 3580 + 400 元。 ((當年的價格原為 3670 ,扣了 400 成 3270 。現在的最低工資已在本年 7 月 8 日加到 3580 。仍未及當年的 3670 元。更加不是 3580 + 400 = 3980 元。)) 一切都是為本地中產著想,而不是為外傭生計。現在說免徵 400 元外傭稅是為外傭著想,是不是太過偽善?看看那些要外傭到澳門過冷河,或者即時解僱外傭再在九月重新聘用,連兩個月都等不到去省 800 元的香港外傭僱主,你認為他們會看到貧窮國家的垃圾山和貧民窟嗎? ((他們要為你省 800 元而少了七千多的收入。還不知道會否再被僱用。))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