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投機

Posted on Jul 11, 2008 by Chung-hong Chan

之前說過,很久沒有買 CUP 雜誌。終於都買了一期。
史 Sir 專欄解讀「少年維特的煩惱」,他說歌德原著所表達的,不是現代解讀的維特個人愛情悲劇,而係維特作為社會中產對階級社會的反抗與無奈。 ((原著中,維特愛上的綠蒂,與貴族結了婚。但除了愛情悲劇外,本來是自由遊蕩、關注社會的藝術家轉到大使館工作時,看清了所謂上流社會的咀臉等等。這種價值是與當時主流社會價值相違。甚至在今天家長栽培子女到摩根士丹利工作的主流價值相違。)) 維特亦關注社會低下層,敢於批判既得利益者對低下階層的無恥剝削。個人認為,或許是原著被嚴重扭曲成強調廣東式情歌死人冧樓橋段,反映出社會中產只追求個人的滿足,與社會悲劇割裂視而不見的心理。 ((就正如新自由主義者只看到列根主政年代自由放任主義對經濟增長的效果,卻看不到美國背後透過農業補貼大量干預市場。))
昨天接受記者訪問,離題萬丈到講社會公義的問題。 ((其中一點是政府加三百元生果金與一百億的討論過程。三百元生果金講了幾多年?一百億又有幾多時間討論。)) 香港社會沒有上流動力。不少人工作多年甚至進修都沒有出現社會階級的提升。不少年青人甚至要承受透過教育上升階級的代價,就是要在頭幾年工作,去攤還欠下政府的 Grant Loan 。社會中擁有最多階級上升潛力的,是擁有最多財富的人。看看那些名門之後,他們的舞台怎說都比我們多。工字不出頭,但又不想當老闆,於是乎很多人都參與投機炒賣,積存財富,以求以積聚財富獲得社會階級上升的潛力。又或者是社會階級永不上升,仍能透過投機炒賣活動獲得財富,改善生活。其實投機炒賣,是在支持以利潤為先的既得利益者,增進他們對低下階層合法的剝削。 ((昨天看梁啟智主持的左右紅藍綠,他說非洲的悲慘,原因亦要歸咎於活在富裕國家的我們。我們的富裕,其實一定程度在於對第三世界國家的剝削。)) 所謂的新自由主義者不希望政府干預市場、減少社會福利、減少稅率,而他們往往都是參與投機炒賣的最熱切的其中一批中產階級。他們只支持由市場所帶動的社會轉變。除非市場關注弱勢賣得到錢,我想市場大鐘不會擺到那邊。
有幾多中產有維特關懷弱勢的風骨? ((統計處介定的萬元中產不算。)) 如果維特參與炒賣致富,他可能會合理化他所面對的階級社會,或者不用自殺了結生命也說不定。因為炒賣致富到比其情敵有錢,綠蒂或許會跟隨他。這是市場供求的旋律。或許只會在炒燶股才會像丁蟹那樣跳樓自殺。 ((股市原意,乃讓集資搜資有其地,社會向榮,人皆有賺。惜人性貪婪,耗盡心思,巧取豪奪,樂土成煉獄,血雨腥風,殺戳不息,無數人蕩產傾家輸性命,勝者則喪良知人格。余於股壇數十載,未嘗見一真正鸁者,智者應知此乃一處永無贏家之戰。取勝唯一法:「及早離去」四字而矣。))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