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他的原罪叫做太年輕

Posted on Jun 15, 2008 by Chung-hong Chan

28 歲當政治助理,由數萬人工跳升十幾萬。 ((近期不少報紙指他原來的 Senior Research Assistant 的人工只有一萬,除非他是在讀 PhD 要以薪金交學費,否則這是沒有可能的。)) 田少以市場思維,認為這個價太高。
那麼多個政治助理,我最同情此君,因為大家都是食這行苦飯。
甚麼叫做太高?據我所知,田少也僅是在某有名中學畢業,未有接受高等教育擁有一個碩士學位。他有的是經驗,但人家也有兩個碩士學位,其中一個是高等華人專用的英國大學碩士,經驗和學歷理應可互通的。只有坐擁經濟命脈的老闆級不認為。
之前寫自己時,回覆多年網友 Isle 時說過:「其實我們欠的不是學歷,而係表演舞台以及懷有欣賞眼光的觀眾。可惜香港人太 Cynical ,就算你有三百個 Master 都只會向你的弱點處看,只是他們坐擁的是你的經濟命脈。」該人有學歷,人家就攻擊他沒有從政經驗,亦有指他太年輕。太年輕都是罪嗎?學歷可被歧視,年齡是不可被歧視的。
值不值,大家有沒有好好的去審讀他幾年來做出過甚麼的研究嗎?有沒有看過他在報章發表的文章?
也許一天9歲神童沈詩釣讀完博士出來,未夠二十歲,社會都只會看到他的年齡,而沒有人理會他在象牙塔做過甚麼的研究,更加難有人去理會他讀 PhD 要經過的勞苦。正如毓民常常在網上電台說, 碩士甚至博士,在旺角街頭掉下一個冷氣機都壓死幾十個。可見學歷在這個社會如何的不值錢。
別人在討論這類議題時,最愛 Quote 呂大樂的研究。但我除了幫人做社會科學功課時看了一點點他的研究之外,我沒有細心研讀他的著作。但我們的社會真的如呂所說,第二代戰後嬰兒,三十歲已經成為社會決策層、管理層。第三四代香港人,到了三十歲仍一事無成。因為戰後嬰兒在指指點點。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