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深喉副局長

Posted on Jun 3, 2008 by Chung-hong Chan

最近政壇很愛拿美國、英國、加拿大的甚麼甚麼做例子。我認為這些例子不能應用於香港,原因是人家為民主政府,權力有制衝,而香港不是。香港要找例子,宜找北韓、利比亞、蘇丹等為類比。我認為可以應用於香港的美國例子,是 FBI 的運作。當年串爆疑似基佬的 FBI 局長胡佛,有個副局長叫 Tolson ,近乎公認是胡佛的「好朋友」,本來想扶殖他為接班人,怎料 Tolson 中風,要臨時抽調第三號人物,即 Tolson 的副手 Felt 上位。胡佛太過串 ((曾經派狗仔隊監視總統,拍到甘迺迪與夢露在沙灘小屋性交。他基本上是醜聞收集器)) ,幾任總統想革走他也不得要領,總統們都恨他入骨。國會支持之下胡佛做局長做到死亡一刻,在任幾十年,尼克遜總統故意不讓胡佛的羽翼上位,故此棄了 Felt 而從別處空降 Gray 接任為 FBI 局長。後來我們知就, Felt 對尼克遜總統此舉懷恨在心,阻他發達上位, ((雖然他賬面說是為了社會公義而爆料)) 多次派人偷闖入尼克遜寓所挖黑材料,以「深喉」之名向傳媒爆料,揭發水門案,害尼克遜下台。至 2005 年 Felt 才承認自己是「深喉」。
從這些例子可見,副局長們,要是你們知道自己為何能當副局長,就知道自己永遠不能當局長。自己都是空降的,就別期望自己可以升局長。人人都有這個心理準備,空降為常態,別像 Felt 那樣懷恨在心。善良人埋藏著最壞的心眼,我總希望香港會有多幾個「深喉」。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