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F小說:無題《第六回》

Posted on Jul 9, 2007 by Chung-hong Chan

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說得好聽一點是科技研究所,實情內裡的只是一群鼠竊狗偷。他們僱用了世界上最頂尖的黑客,入侵各國大學的電腦偷取國防方面的研究成果。他們偷來的新科技,先會由研究所內的科學家證明一下。要是科技有趣的,會送交解放軍。有些科技會賣給解放軍的盟友們,例如俄羅斯聯邦軍或者朝鮮人民軍。
尖端科技研究所的首席黑客,是來自印度的以薩。他曾經在美國聯邦監獄因為電腦犯罪坐監六年。他曾經是剛成立的Google的資料保安工程師。要不是他急著還一條賭債,他不需要危險地入侵美國銀行的總機。
駐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解放軍代表叫做錢軍。他知道了麻煩的香港傳媒開始調查中共將香港變成情報研究基地的計劃,於是乎他要醫院方面成立一些偽裝軍方研究點,引開傳媒注意。
在伍明康之前,這個偽裝軍方研究點已經由四個臨時研究助理演了四台劇。第一至三代請來是專業演員,在軍方解剖實驗室進行些解剖兔子之類的白痴實驗,甚至讓傳媒來拍照。可惜的是傳媒將實驗室拍來的照片與以住電影中的臨時演員作比對,記者發現他們在周星馳電影或《笑星救地球》等等電視節目有出過鏡。錢軍知道這些下去定會被踢破,於是乎將這三個人一一殺人滅口。第四代是真的有研究經驗的大學畢業生,但這個人到蘭桂芳飲酒時,被記者假扮的「索女」狂灌酒,在酒醉間爆出「解放軍研究基地」幾個大字。亦因此,傳媒根據這個線索追查「解放軍研究基地」的所在地,簡直是打草驚蛇。這個人酒醉後從此沒有醒來了。或者是,特工殺人的效率比這個人的肝腎排毒功能還高。
到了第四代,錢軍的屬下,也是那個扮作張醫生的特工頭頭認為,要令這台戲演得更好,演的人不能知道自己在演戲,要做回自己。那台戲也不能再只是解剖兔子,除兔子貴之外,亦因為再沒有人相信一家公立醫院還是做這些科學性的實驗。
但是,由於道具部的手足做的道具不夠真實,伍明康這台戲只演了數天,是歷來最短的。要是請來的只是一個中五畢業生,他該不知道電腦呀、數據呀之類的道具是假的。
張醫生,不,張軍濤根本知道,不演這些戲,傳媒踢破的機會更低。
張軍濤見到毒氣室內伍明康,雙眼發紅、手腳發紫,知道此人命不久矣。以前他負責拷問潛入中共政府核心的台灣特工,都是用這種從巴士拉大學偷回來的新型毒氣。果然,伊拉克那群狂熱科學家誓死效忠薩達姆,高壓統治下不停研製這些殺人武器簡直不遺餘力。這個政權如此倒台,令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少了一家有如女中學生偷之不絕的OK便利店。現時偷竊的主力,除了誓死剷除以色列於阿拉伯半島的多個中東國家,還有那些暗地幫助的歐洲小國。
伍明康發現毒氣室的出氣口在房頂,毒氣的溫度卻很高,想必是生產需要很高的能量。他知道這家毒氣室的漏洞,出氣口應該設在房間之下,因為熱空氣上昇、冷空氣下降。毒氣積聚在屋頂,以很慢的速度沉降下來。伍明康睡在毒氣室地面,買回少量的時間。但無可避免他已經吸入少量的毒氣,出現中毒反應。他感到呼吸困難,心手不停發汗。
此時此刻,一聲槍聲劃破了寧靜,比伍明先死的,竟是在控制台的張軍濤。張軍濤的臉,被子彈轟穿了一個洞。伍明康從這個洞看出去,是一個女性的身影。
< 第六回完>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