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F小說:無題《第五回》

Posted on Jul 6, 2007 by Chung-hong Chan

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去他媽的「尖端科技」四個大字!它不配。
位置是伊利沙伯醫院地底三十層,是解放軍成立的一間國家科技研究所。普遍香港人不知道他的存在,除了那些故意誤導香港人的官員。這些官員知道建一個狗公園都會有市民及議員反對,建這種東西的反對聲浪更加難以想像,所以只好秘密進行。由其是這家研究所幹的勾當,更加需要保密,而且建在地底三十層。科技研究所的資金是由富商李嘉誠和賽馬會捐出,解放軍決定以李嘉誠命名,就像香港大學的醫學院,因為他出錢較賽馬會為多,而且解放軍認為他更加愛國。
苯化重氮的藥力開始消散。伍明康曾經相信報章廣告去買褪黑素服用來改善失眠問題,從此他深信所有催眠藥也是騙人的。但這個苯化重氮竟可令他昏死過去。他能夠醒來,原來有人為他注射了一點安非他命興奮劑中和鎮靜催眠效果。
伍明康揉揉睡眼,回想之前發生的事。他只能想到黑色軍人、貝瑞塔92FS令他棄下手術刀投降、手槍槍柄轟擊他的後腦令他蹲下、有人拿出注射筒等等模糊片段。
伍明康想那個該死的速遞員,可能已經逃之夭夭了。
他所在的地方不是軍方解剖實驗室。密閉的空間只有他一人。圍牆包了像白色沙發的東西,似乎這是囚禁精神病患者的房間,防止這些傻瓜發瘋用頭撞牆尋死。
伍明康從傻瓜房的小窗看出去,見到他的主管被一個大塊頭怒罵。怒罵的聲音,就算被隔絕的這家傻瓜房都聽得見。
「早叫你只需要請一個中五的當臨時演員便成!為何要請一個大學助教回來,活該!」大塊頭狠狠的給主管張醫生一巴掌。
他從這個畫面知道,那個聲稱自己是醫生而且姓張的所謂軍方解剖實驗室的主管,是從屬於這個大塊頭。這個大塊頭只需要一個臨時演員在軍方解剖實驗室扮作做研究。
「我想這個渾球不會太容易被刺穿。演的戲會真一點。傳媒會更相信一個大學助教演的戲...」張醫生在擦擦那通紅的臉,聲音有點委屈。
「笨蛋!蘋果日報那班狗娘養的狗仔隊已經知道研究所在九龍。你不單止沒有好好跟Fedex的人協調,更請來這個麻煩的傢伙,現在還在這裡說風涼話。遲早這間研究所會被他們找出來!」大塊頭再送張醫生另一巴掌。
「像之前的四個,快點處理掉那個麻煩的臨時演員!」大塊頭用衣服狂抹送張醫生兩記耳光的手,像張醫生是一個賤民似的。
「遵命!」張醫生不太情願的應對。大塊頭和兩個黑衣手下離開,張醫生向背著他的這批人輕聲說了一聲「混蛋」,就在控制版按了幾個接紐。
伍明康見到傻瓜房的冷氣口噴出輕煙。輕煙味道刺鼻有點像杏仁。從大塊頭和張醫生的對話知道,這些是有毒氣體,是用來殺人滅口的。他有限的化學知識也認定,杏仁味的氣體應該是砷化合物。他用手按著鼻子,防止吸入那些毒氣。毒氣不斷流入,整個房間都充滿微白色的氣體。吸入毒氣似乎已經無可避免。伍明康寧可用頭撞牆尋死,死得會比較快。這家根本不是囚禁瘋子的房間,是神經毒氣測試場。那些白色沙發,是要確定死者的死因是吸入毒氣,而不是吸入毒氣後發瘋撞牆失血過多致死。
< 第五回完>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