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星際鈍胎(1983)

Posted on Jul 25, 2005 by Chung-hong Chan

由今天起我會連放七天大假,因為要清舊約的儲假才可以簽新約。
放長假,又沒有錢去旅行,只好在家中做隱閉青年。本來想打機,但打機太傷神,而且太過刺激,我選了煲電影。
之前講過這套電影,當時Market為笑片,現在再看都好難笑得出。除了一兩個位會因為太過「騎呢」而爆出X一聲之外(例如銀行提款機內有個人),其實也不算太好笑。但整套電影充滿80s的筆觸,例如那些中英夾雜的押韻對白、類近粗口諧音的對白、一些很80s的商標(你還會不會叫影印機做蘭克斯樂?)、對九七的恐慌、以及我們在80s覺得IQ低很可笑的情節,再加上鍾楚紅那Flashdance般的原子褲、爆頭,以及當時開始由乜都大開始講女人要講性感,都很是80s。也歸功於當時鑽石陣容的編劇隊伍,完全跟得上當時的社會情勢。
這套是除了中國超人之外,翻出的SB系列歸類為Sci-fi的電影。電影的情節其實激抄史匹堡的第三類接觸(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 1977),只是加入了成人的原素,以及完整地去除了Close Encounters的科學。作為一套娛樂片,也加入了Star Wars X Bruce Lee武打。伊雷(好似我的舊同學徐志摩...)個樣其實很木納,但他的演技有如七十年代未的黑人片主角般,令我十分受落。鍾楚紅後生真的是一個年輕的性感女神,她是港產片中黑髮的「金髮女」,性感但蠢。也難免她的出現只是電影的Ice cream,與她在電影的作用一樣:「只令男仕瘋狂。」
另外,電影中那些男人圍女人的情節,今天看得感觸良多。以前男多女小,男人用盡方法爭女仔。現在女多男小,昨天睇電視,原來現在部份香港女人心目中認為香港男人代表是小白臉、女人型。難怪在這個亂世,我仍在看這些電影去回顧過去。假如這電影在今天拍Remake,鍾楚紅可能不選伊雷,而選擇在電影中仍然青靚白淨的羅浩楷。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