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請槍文化

Posted on May 9, 2005 by Chung-hong Chan

我要濫用一下「文化」這兩字,說的是「請槍文化」。
你有沒有見過一些兒童繪畫比賽,又或者填色比賽的冠軍作品,明明寫明只是幾歲細路仔的作品,就算一個畫畫十分高超的成年人都會覺得自愧不如?
有時又或者會看到,第一名的是一個三歲細路,填色比賽時對Arcyclic的運用十分老練。第二名的是一個六歲細路,填色只用簡單的粉彩塗畫,十分稚嫰。
我不能夠肯定甚麼,也許這些天才兒童的真有如此畫功也說不定。但我個人覺得,十之有九這些超水準的作品,很有可能是「請槍」的。
十多年前,我在讀小學時已經有請槍的情況。例如聯校的聖誕卡設計比賽,一年級的參賽作品很多時都是請槍的,也因為一年級的學生年少無知,根本不知道請槍有問題,故此有時問他們「聖誕卡是誰畫的?」,他們會老實回答是「姐姐畫的」。到了大一點,例如四五六年級,有時我知某些作品是請槍,向那些同學試探一下,他們會說是「自己畫的」。請槍,根本就在鼓勵心智未成熟的小朋友去說謊。
現在的小學學生,父母對日後「入英中」的期望甚大,而入英中的其中一個條件除了學業成績理想之外,也要一拉庫脫的校外、校內比賽冠軍。一個比賽只有一個冠軍,要成功奪得這些比賽的冠軍,家長更加需要鼓勵子女去請槍。請槍現在已經成為了香港小學/中學學術界的General Practice。也即是,家長一方面要教子女不要說謊欺騙他們,另一方卻要鼓勵子女去欺騙學校、欺騙比賽的主辦單位。最令人氣憤的是,這些比賽的主辦單位,明知有這些情況,數十年來也沒有一個人出過一句聲,間接鼓勵學生去請槍。
我要聲明一點,請槍,對其他盡力參加比賽的參賽者極不公平。例如上面的例子,如果那個用Arcyclic用得十分老練的三歲小朋友是請槍找姐姐畫,那第二名的應該才是真正的冠軍。他盡心盡力畫,卻因為有人用不誠實的方法,奪去了他的冠軍!
早前看報紙,指大學學生抄功課、考試作弊的情況十分嚴重。其實,大學學生圈中甚至有請槍寫論文、請槍寫Program和請槍做Final Year Project的服務。我認識的人,也有人以這些方法去騙取文憑。這個問題,由小種到大,我不覺得奇怪。反正我們的學制,就是鼓吹人去作假。
我十分專重在陸運會比賽冠軍的人,因為沒有可能作假。我也很喜歡我以前的Band 5中學的處理方法,她們一切的比賽,無論畫畫比賽、填色比賽又或作文比賽,也需要即日派、即日做、即日交。當然,這也可以請槍,但總比帶回家做的,更加有公信力。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