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elf Buzzing that no one interested to read

Posted on Apr 4, 2005 by Chung-hong Chan

英國醫學雜誌(BMJ)最新一期刊登了一篇研究報告。但這又是英國醫學雜誌亂Publish文章又一例證。
研究人員訪問了28個(?)論文作者,問問他們對Open Access publishing(OAP)和Author Pay Model(APM)的意見。可能你不會知道甚麼為OAP和APM,容我用三十秒解釋。
一般醫學期刊和一般市面上的雜誌差不多,都是透過廣告收益、讀者訂書買書來賺錢。另外,醫學期刊會要求文章作者將版權轉給醫學雜誌,故醫學雜誌可將一堆文章輯錄成書,販賣圖利。故此,醫學雜誌只會將文章的摘要公開,而全文需要是訂戶才能得到。
OAP將醫學期刊的全文免費公開,而且多數OAP期刊都不會要求作者將文章的版權轉讓給醫學雜誌。醫學雜誌的角色只是提供Peer Review, 排版, Distribution等等。而醫學雜誌本身又會有一些License Agreement控制用戶對一篇文章的使用權,例如PLoS的期刊,是使用Creative Commons發佈文章的。
那如果醫學雜誌完全公開內容,沒有了訂戶收入,就沒有足夠收入。於是部份期刊又會有所謂的APM。APM即是,如你在那本Journal發表論文,Journal方面會向你收費。這是和以前的Reader Pay不同。以BMC為例,每發表一篇文章,需要收取3000-4000元港幣。
需注意的是,OAP不一定就APM。
BMJ的研究發現,作者不喜歡OAP和APM。但只訪問了廿八個人,而且全部是歐洲人,可能有Selection Bias。再者,BMJ仍是一本十分傳統的Journal,令人質疑他們選刊登這篇論文的動機。
我個人其實支持OAP,因為這無論對醫護人員、研究人員以至公眾都是好的。可是,APM的確十分恐佈。作為一個Researcher,要通過倫理委員會、做研究、拿經費、做Statsitics、寫Paper、被人Reject、再Submit等等工序其實已經十分累人,還要作者拿幾千元出來才可以將文章Publish,作為Researcher有時覺得這好像是罰款似的,再者研究經費很多嗎?這個工序其實可以由贊助商幫忙。但當科學研究涉及太多商業活動,又會令人質疑這些研究結果會不會受贊助商影響。
其實這是一個兩難局面。
最理想的是,作者可在Journal免費登文、用戶可免費看文。(Open Source Journal?)可惜,這暫時是沒可能的。因為作者要刊登研究報告到知名部告的原因之一是想「Fight D Funding 返來」。其實作者大可以將Paper當作Public Domain,不經Journal放出來,可惜,這樣做一來別人難以找到你的文章,二來此舉欠了Peer Reviewing,文章的權威性大大減低。
到底未來十年的Journal Policy會是怎樣?我也不知道。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