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官僚a和官僚b

Posted on Feb 20, 2005 by Chung-hong Chan

由於我處身於香港其中一個最大的官僚主義系統,也因為這個官僚主義系統,這個機構的工作效率可謂極之緩慢,緩慢的程度簡直可用不知所謂來形容。
官僚主義其中一個根源是因為有些員工的薪酬根本不和表現成正比,你要辭退坅均H你又要因為終身制合約而要賠一筆錢。於是乎這些不知所謂的官僚員工繼續留在這個官僚系統,令這個官僚系統更加的官僚。
官 僚系統請回來的員工,統統都以Qualification計算。故此請回來的員工多數為高分低能,沒有根據他們的腦袋的智能、知識或工作能力評定應否請來 一個人(例如沒有如現代公司覺進行Apptitude test)。由於終身制甚至公務員合約,有些員工每年甚至不用進行Performance Appraisal去評定此人是否值得收到如此巨大的薪酬,而且有可能比足一世。
例如有一個study叫xyz,官僚a向另一個部門的官僚b問此 study份research fund去了那裡。單就abc是甚麼,這兩位a和b竟要經電話通話十幾次。a要打電話十數次才driven到b去查。查的時候,b反打電話問xyz是甚 麼。b於是乎找回所有的research study一個一個的問a,終於問到是不是等於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of xyz。(有腦袋的人,就算真的不知道,都會一開始就sort out high likelihood的那幾個吧?不用一個一個的問吧?)官僚a竟然說,我要找找我們的file才能確定。(聽說你做research的那一個部門的,這 些東西你應記在心頭,而不是去找file,另外,難道真的去了解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of xyz和「有個study叫xyz」的關係真的要去找file嗎?)官僚a做完一些自己的事之後,找找file,呀,原來「有個study叫xyz」等同 於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of xyz,於是乎就向官僚b回報結果。於是乎官僚b才正式開始查到底筆錢在那裡。當中可能又要經過n次的官僚交談。可恨的是,官僚系統以外有一個叫「臨時合 約」的系統,這些人是「無funding你就out」或者「你做唔到野就out」的慘痛困境。那批research funding是用來請一個「臨時合約」員工。此人根本不能等下去,他的contract三月尾完。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