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Fuck the artistic sense in my fuckin' mind

Posted on Sep 29, 2003 by Chung-hong Chan

SAT

最近懶了寫日記。

其實這幾天都寫好了一兩句的日記,可是卻不太想貼出來。最後將這些不想貼出的文字,用昨天的 6mody進行轉化,發酵成為數位垃圾藝術品。不想貼出的原因,是心情仍然很爛。每天早醒就做,做完又做,做夠就睡,而且因為經濟問題回到旺角居住,感覺 不到「生活」的感覺。快發薪了,應該十分快樂,可是薪金一發,大半已經不見了,令人十分惆悵。回家問家人借錢救急,媽媽抱怨我的經濟狀況,我也反問自己, 這樣的日子會過去的嗎?

久久沒有買過書/唱片等等奢侈品,十月月頭想買雪山飛狐的小說一看。四十五元正。其他的金錢就留來生存吧。其他的書本,如電腦書,我想我也只會找來電子書(pdf, dvi),自己印一份學習就算了。

透 過學習,我仍覺得我仍在活著。可惜金錢和時間太少,要學的東西太多。就算我只將我的視野作了一次劃地自限,只限於電腦、程式編寫和工作需要的數據分析,要 學的技術也可算五花八門,正在學習的東西包括一直深究的Python、作數據分析的程式編寫環境R、書寫工具Latex等等。當然也包括一些看不完的精深 統計學叢書。有早知無乞兒,只怪自己以前怕了數學這門學科,可是卻犯賤地食這一行飯。現在只在「惡補」。

問問自己每天看到的人面,原來不多。天地之大,我卻只在黑暗的一角掙扎,希望有一天走出困境。

有 時也想用另一把尺去量度自己,可惜金錢身家卻是世上最通行的那一把尺。量一量現在的我,仍然是負數,連走出地平面的份兒也沒有。有時我也很討厭我自己,例 如今早賣旗,我竟然避開賣旗的義工,為的是慳那一元兩角。做完這樣不知所謂的行為,最終慳來一元兩角,卻令我十分討厭自己,覺得自己就像小學健康教育或者 社會科教科書中予以大力指責的不負責任公民那樣。

要令自己走出地下世界,清理所有債務,脫離不負責任公民的行列,於是我很努力找工作,不同 大學的Research Assistant的人工,可以是我現有薪金的兩三倍。其實求職信已經在個多月前已經開始不停的寄出,可惜暫時都沒有回音。「抵死」、「自己?黎衰」是我 只能想到的字眼。論工作能力,我有時也十分自信。自問也比Fresh Grad更具競爭力,為何卻偏偏會是這樣的呢?

走出地底,另一個做法 是自我增值,其實自己已經開始做。可惜我的做法得不到「沙紙」,在這樣現實的社會無沙紙即是你唔識。最近也有很多試想考,很多Course想報。如 LPIC,又或者想計劃明年報讀Diploma in biostatistic,可惜一切都要等到轉工得到像樣的薪金才能支持這樣的計劃。也可惜根據我的紀錄,十之有十的計劃也因不同問題胎死腹中。

在 這樣的田地,我想我仍要發揮自憐、自戀、自我安慰的能耐,因為我相信在這場自我擊倒的戰爭中,唯一能真正幫助我的,只有我自己。孤君作戰,糧草、武器自 備,拿著竹枝打天下,就有如小說中的劇情,也令我想起「精武門」的陳真,在最後一幕以肉身跳出來對抗二十多個持鎗士兵的open ending結局。跳出來,大叫一聲,畫面一黑,劇終。強迫自己相信,陳真能夠以中國奶狴敢悀G十個對準他的鎗頭,士兵也沒有扣一下板機。

SUN

沒有話要再講,怎掩飾失落?(和音:怎掩飾失落)

MON

未出糧,人工似乎己經不見了一大截。

今天超黑,用乜壞乜。

在醫院,可能因為長久的research,那支經外線探熱器被我按了三四千次開關,最後開關失靈了。將它拆開,本來以為只是小壞。成副身家有十多元,卻用了十一元買超能膠,試圖修理,怎料修不好。可能要賠,賠又七百元。

回家,久久沒有玩Mac,一玩,又出事。我又玩壞了個Mouse,又一百元。

明天出糧,未出糧先破財八百,我也快會吐血。

老婆曾和我說,她可以做畫畫畫到無飯食的人,我卻要為一元兩元奔波。浪漫主義和實制主義的競爭。我也有浪漫的時刻,可惜,我決定不要再令自己太浪漫。我早已將自己的藝術家性格埋葬掉,去你的藝術家性格!

TUE

因為那七百元賠款,睡得不好。

失眠,現在就醒來了。為了錢而失眠,真是一個白痴。

發現自己原來在工作期間打好了一大堆的日記,卻沒有時間在下班後貼上來。

有時我也想反問自己,放工回家後,我無事忙了些甚麼?是否真的這麼無時間。我在應付著些甚麼?

說自己無時間貼日記上來,似乎只想給大家我的生活十分充實的感覺。就有如有些女人,要裝假狗那樣。

我的確開始為自己的虛偽地浪費光陰而痛心,幸而有這樣的失眠時間,終於沒有生活的虛假,可以將多天寫好的日記一一貼上。

何時我才正式地Collapse,我也不知道。要選擇方式,我也選尼采那種。瘋狂地,狂野地。可惜通常都沒有得選擇。

Diaryland meetup沒有之前的活躍,我也明白原因。一來,是因為國慶黃金日,難得的一天假期,我想如果在三十號會好一點。因為之後有假。

其實我想,最大的問題不在這裡,我也想好好參透。

一週年的meetup,在十二次裡面,有一次只有兩個人(我和eddie),另一次有三個人(我,tiney和Eddie)。

我也正在思考,我應否出席。因為我想我是唯一十二次都有出席的人。就有如細路仔追土炮漫畫,開頭是馬榮成畫後期卻是新仔畫,可是仍會買下去。這種是否叫做慣性收視?

四 五點,最近的最大發現是starsailor。本來以為英國音樂雜誌所吹捧的Media Hype通常都不是很好的樂隊,多半都不會是我的那杯茶。如之前的Coldplay,The Strokes等等也是。在電視聽過一首Starsailor的歌,發現非想像的差,也打破了我對英國Media Hype的偏見。

Silence is easy這曲,表達了我一些感覺。我不想upload mp3,貼上兩句lyrics就算了。要找來聽,就總有方法。

Everybody says that they're looking for a shelter

Got a lot to give, but I don't know how to help her

I should just let it go

Till they learn how to grow

And how to liberate

Everybody says that she's looking for a shelter

Got a lot to give, but I don't how I felt-ah

They should just let it go

Till these cities learn to grow

And how to liberate

Silence is easy, it just becomes me

You don't even know me, you all lie about me

Everybody says that I'm looking for a home now

Looking for or a boy or I'm looking for a girl now

I can still let it go

I can still learn to grow

Into a child again

04:41 - Tuesday, Sept. 30, 2003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